社论:共和联邦应确立新方向

社论2018年4月24日

第25届共和联邦政府首脑会议4月20日在伦敦落幕,出席会议的李显龙总理在总结行程时表示,共和联邦对新加坡而言是个宝贵的平台,并呼吁共和联邦国家继续保持对话,了解彼此的观点和所面对的问题。其实,这个多年来逐渐失去国际重要性的组织,在当前贸易保护主义兴起、民族主义和排外情绪高涨、大国博弈升级的国际大环境里,拥有共同历史记忆和相似社会制度的共和联邦,能够与时俱进扮演更积极的角色,为成员国,特别是小国创造更大的外交价值。

成立于1931年的共和联邦前称不列颠联邦,目前由53个独立国家组成,共有24亿人口。它是大英帝国瓦解后的遗绪,原本是20世纪初伦敦为了安抚日益自主的英属领地如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而做出的具有邦联性质的政治安排。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全球风起云涌的反殖运动,英国前殖民地纷纷独立建国,原本只接受那些尊英女王为元首的领地加入条款,就改为也接纳独立后的共和国为成员的共和联邦。

虽然如此,英女王名义上仍然是共和联邦的共主。在本届的政府首脑会议中,英女王就表示希望王储查尔斯接任共和联邦元首,并获得了会议的肯定。这多少显示了所有会员国所共同拥有的历史记忆。欧洲殖民历史当然有极不光彩的一面,但在众多殖民宗主国当中,奉行重商主义、尽可能不强行同化殖民地人民的英国,似乎比其他欧洲列强同前殖民地维持了较良好的关系。除了有英文作为认同纽带,西敏寺国会制度、普通法传统、言论自由和尊重人权等共同价值,也在成员国当中凝聚了一定的身份认同。

英国在二战结束的同时也终结了其帝国事业,其外交中心也从全球霸业转向与欧洲的合作。欧洲共同市场对于英国的重要性,逐渐超越由前殖民地所组成的共和联邦。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伦敦对于共和联邦并没有太多的重视。但是,在脱欧公投过关之后,英国和欧盟的经济合作关系陷入困境,欧洲市场不再完全对英国开放。在这个意义上,伦敦如今有更多的理由,重新审视共和联邦对英国经济甚至外交的意义。

此外,美国总统特朗普所代表的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已经开始对经济全球化构成实质的威胁。伴随着贸易保护主义而来的是政治上的民粹主义和排外情绪,不但妨碍资金、技术、人才的自由流动,也可能制造更多的国际摩擦甚至冲突。对于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国而言,这些都是重大的安全威胁。在53个共和联邦成员当中,31个属于小国。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国际大环境里,它们也有更多的理由,重新审视共和联邦对本身政治安全和经济发展的意义。

战后的经验显示,区域组织很难运作成功,太小的组织无法发挥影响力,太大的组织则因为内部利益不一致而容易陷入瘫痪。共和联邦因为有集体的身份认同,以及如李总理所形容的“人脉、温暖和善意”,比较容易开展真诚的、互惠互利的合作。相近的司法体系以及尊重法治的精神,意味着成员国之间的商务活动能更方便地开展。面对大国博弈加剧,国际规则可能被弃之不顾的局面,共和联邦成员国尤其有需要在尊重规则的环境里合作。

要把共和联邦从当前相对松散的形态,转化为积极主动的国际组织,需要有远见的领袖登高一呼,也需要主要成员国的战略共识。彼此合作的基础条件其实已经具备,所欠缺的是明确的方向这股东风。如何团结成员国朝共同的方向前进,必须有高瞻远瞩的领导人出来引导。这样的努力,或许应当在2020年第26届共和联邦政府首脑会议之前开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共和联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