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警民互信建基于良政

社论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前天在警方年度工作计划研讨会上讲话时,用了不少篇幅谈警察部队获得公众信任的课题。的确,目前民众对警察的信任度是颇高的。这种信任得来不易,必须竭力维护,因为,其他国家的经验说明,只要一不小心,信任很容易就会失去。

在不是很久以前的殖民政府时代,警民关系和现在就有天渊之别。那时候反殖民统治的浪潮汹涌澎湃,夹杂工运和学运,警民冲突是家常便饭,而警察在人们心目中自然也不可能留下什么好印象。

警察的形象后来随着整个政治与社会的变迁而改变的。民选政府上台后,警察成了政府打击各种黑恶势力的锐利武器,而且成效卓著,也深得人心。除了高效率,作为政府的一部分,警察部队也树立了廉洁不贪的新形象,成了人民心目中的执法先锋,也由此赢得高度的信赖。

尚穆根谈警队的信任问题,提出了三个面向:一是警民之间的互信,二是警察部队内部的互信,三则是警察部队和内政部以及政府领导层之间的互信。警察部队内部的信任建基于良好的领导与治理,与政府之间的信任离不开良好的治理,但这些最终都建基于优质的政治环境,也就是对警察部队运作有利的大环境和政治生态。

新加坡的大环境明显有别于许多国家。以美国来说,警察部队运作的整个社会环境就与我们大不相同。美国社会有历史遗留下来并始终挥之不去的种族问题,枪支泛滥也导致警察在执法时处于随时可能遭遇暴力的高压状态,也因此时而在“先发制人”的情况下枪杀黑人嫌疑犯,引发了黑人民众的反弹和高度不信任。

此外,诸如香港、台湾等地警察的运作环境也和我国大不相同。社会或群体行动频繁,警民对峙冲突是常见的事,有关警察滥权的投诉也时有所闻。在这种情况下,要建立良好的警民关系犹如缘木求鱼。

在新加坡,民众对警察的高度信任,可以从民情联系组(REACH)最近针对《公共秩序与安全(特权)法令》所进行的民意调查得到印证。这项调查显示,76%受访者同意法令是必要的,好让警方能有效处理重大安全事件。此外,67%受访者认为赋予警方权力阻止个人摄录进行中的安保行动及传播有关信息,是合理的。

另外,78%受访者也相信警方会公正行使权力。整体而言,多达82%支持这项法令。这个调查结果反映多数人相信警方的执法能力。这有异于一些人从网上反对声浪所得的印象。

《公共秩序与安全(特权)法》赋权警方在遇上恐袭等严重安全事件时,可以对现场发出通信限制令。网上有人批评政府企图封锁消息,。但民众对政府赋予警方更大的执法权却是认可的,在警民关系紧张的地方,很难想象政府能加强警方执法权,能得到这样高的民意支持。

不过,随着社会生态的改变,民众教育程度的普遍提高,要维护警民之间的良好关系和信任度,显然不能只是延续旧有的思维和做法。警察部队在各方面也必须与时俱进,尤其是在透明度和问责方面,更须不断加强或提升。警方自2015年开始让警员在执法时穿戴随身摄录机,随身摄录机拍下的画面,可作为呈堂证据,减少出现双方各执一词的情况。接下来,警方也将逐步落实口供录像的做法。这些都是朝正确方向迈进的做法。

在我们相对稳定安宁的政治社会环境中,警方工作的顺利开展,以及警民良好关系的持续,要求警察部队除了高度专业,也必须以人为本,做人民的警察。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