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伊朗核问题回到原点的风险

社论

在2015年7月14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一致通过解决伊朗核问题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除了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美国、俄罗斯、中国、英国及法国),参与谈判的国家包括德国及欧盟代表。根据这个协议,伊朗同意在未来的10年内限制核计划的发展,以换取联合国解除对其长期以来的经济制裁。安理会表明,全面执行伊朗核协议,将有助于建立对伊朗核计划只用于和平目的的信心,并强调它有利于推动和促进同伊朗发展正常的经贸联系及合作。

不过,美国总统特朗普形容这个奥巴马政府时期达致的协议“糟糕”及“在核心上有缺陷”。他在星期二宣布退出这个协议,并对伊朗重新实施“最严厉的制裁”。特朗普表示,当下这个“腐化结构”的协议无法阻止伊朗拥有核武,而解除经济制裁反而让伊朗政权有更多的钱资助恐怖主义。此外,他也不满这个协议没有限制伊朗发展弹道导弹项目,并在协议10年失效后,伊朗可以恢复铀浓缩活动。

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后,其他缔约国纷纷表示遗憾,并承诺继续遵守这个协议。另一方面,伊朗总统鲁哈尼表示会留在协议内,但警告若美国毁约,伊朗可能在几周内恢复提炼核武所需的浓缩铀。虽然伊朗核协议还不是废纸一张,但是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指出,对伊朗重启制裁的措施立刻生效,而那些与伊朗已经签订合约的企业,将有90天或180天的宽限期以解除合约,视个案情况而定。

伊朗是全球主要产油国,特朗普的决定将重新限制伊朗的石油出口,对油价起立竿见影的作用。此外,在核协定生效后涌入伊朗的企业,也将受到冲击。除了经济效应,美国退出伊朗核协定也可能改变地缘政治的景观。

首当其冲的是中东的冲突,可能再度升温。

美国退出核协定,将使伊朗国内的温和派面对激进派更大的压力。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以及革命卫队”对伊朗核协定向来存有戒心,因此美国重启制裁,将削弱相对温和的伊朗总统鲁哈尼的地位。在这个情况下,伊朗很可能重启核武器计划,从而引发同以色列的正面冲突。

另一方面,沙特阿拉伯王储萨勒曼较早前警告,如果伊朗发展核武器,利雅得也将效仿。伊朗及沙特阿拉伯在叙利亚、也门、伊拉克与黎巴嫩进行代理人的战争。伊朗重启核计划,无疑地将使中东的局势更为复杂。

其次,美国与欧洲盟友的传统关系再度受到考验。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欧美关系因贸易及国防问题而出现裂痕。德国总理默克尔以及法国总统马克龙相继访问美国,试图劝阻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定,但无功而返。在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协定后,德国、法国及英国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基于共同的安全为理由,它们会继续遵守这个协议。较早前,它们恫言对美国推出的惩罚性关税,采取报复措施。美国重启对伊朗的制裁,将使欧洲企业受创,加剧欧美的矛盾。

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对跨大西洋关系发生“巨大变化”深感担忧。他表示:“新的美国政府不再与我们站在同一阵线。现在这个世界基本上已变成一个人人自保、各自为政的世界。”

此外,特朗普上台以来撕毁前任政府与他国达致协议的作风,改变了国际社会的游戏规则。从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到巴黎气候协定,从北美自贸协定到现在的伊朗核协定,特朗普要求重新谈判的做法,令美国的盟友无所适从,也动摇他们对美国维持国际秩序的信心。一旦国际秩序失序,国际社会将回到原始的丛林法则,这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在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峰会前夕,美国退出伊朗核协定为“特金会”增加了不确定性。特金会要取得成功,双方必须要有战略互信,而这个互信必须建立在国际社会习以为常的游戏规则。那就是,协议必须遵守,不应改朝换代而出尔反尔。

从这个角度而言,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正面临严峻的考验。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