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培养独立自主公民社会

贸工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透露,贸工部正与相关部门探讨简化行政条规与手续,特别是针对中小企业的合规要求,以期打造一个“亲企业亲员工”的环境。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一直是政治学的重要课题,政府该如何监管市场,在保障社会利益的同时,避免扭曲市场的自由运作,始终考验着各国决策者。随着强调创新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到来,新加坡的国际竞争力将越来越有赖于公民的创业精神,而这又取决于社会对待冒险和失败的态度。谋求监管和自由市场之间的高效平衡,是全民须共同面对的集体挑战。

徐芳达表示,有必要为企业提供创新空间,以减轻它们的运作成本。相对于实力雄厚的跨国企业和政联企业,对绝大多数的中小企业,满足监管要求的合规成本,是更为沉重的负担。他举在店里煮凉茶和茶叶蛋的中药店,每年须申请195元的执照为例说,当局可考虑以类别执照的方式取代,与其要求所有业者每年申请执照,只对出现问题被投诉的业者施予重罚。这对多数遵守条规的中小企业比较公平。他表示,政府部门在考虑如何监管时,不应选择最直接最传统最简单的方法。因为对当局最简单的,不代表对企业是最好的。

这一思路无疑值得肯定。事实证明,过度的监管,不但会扼杀市场的创新能力,长远而言甚至将妨碍社会培养独立自主的冒险精神。在人工智能、大数据、深度学习软件、机器人于日常生活和生产越来越普及化,乃至会决定国际竞争力的大时代,过度监管的副作用显而易见。这当中的挑战,不仅在于政府改变思路,更在于社会能否适应新的时代,调整长年累月所养成的依赖心理。后者观念的改变,恐怕才是真正决定国家未来竞争力的关键因素。

几乎拖垮全球经济的2008年华尔街金融危机,是华盛顿奉行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崇拜市场万能所导致的恶果。大量的对金融业去监管,让投资银行一方面无节制地兼并,形成“大到不能倒”的规模,且利用这个优势,从事不负责任的金融投机冒险,甚而把有毒资产重新包装兜售,欺骗投资人。当泡沫爆裂后,从中牟取暴利的银行家非但不必面对司法责任,美国政府还被迫用纳税人的钱去拯救这些金融企业,让美国的国际信誉扫地。

最近互联网企业如面簿等没有履行社会责任,任由第三方滥用客户个人信息所爆出的隐私保护丑闻,同样反映监管的必要性。其他如环境保护、医药食品的卫生标准、建筑物的安全和防火规定等方方面面的监管,都是保护公众利益的必要手段。但是,对比徐芳达所举例的中药店监管要求的过度,则反映了监管和放任市场之间的紧张关系。从企业规模考虑合规成本,或许是其中的一个决策标准;在尊重市场自由运行之际,防止企业大到不能倒而可能绑架经济,是监管与否及如何监管必须顾及的原则。

从本地的实际情况出发,监管似乎已经成为常态,甚而内化为本能。一旦社会出现新的现象,挑战既有的秩序,民众的第一反应往往是呼吁政府介入。打着“共享经济”旗号的无桩脚踏车和短期出租公寓,政府就是在民间舆论压力下着手监管。这反映了更深层次的问题,表明国人还没有建立独立解决共同问题的意识和能力,一遇到新状况就立即要求政府介入。这种对公权力高度依赖的心理,间接凸显社会还未臻成熟。发达的公民社会,必须具备自我解决公共问题的独立能力,公权力应该是最后的手段。培养独立自主的公民社会,关键不在于去监管化,而是国人须习惯于对话和妥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