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中东和平前景增添不利因素

社论 

在中东回教国家领袖一片谴责声中,美国驻耶路撒冷大使馆前天的开幕,预示中东局势恶化的开始。在加沙边界地带,以色列军警以武力镇压示威者,截至昨天已有至少60个巴勒斯坦人被打死,另外还有2400多个巴勒斯坦人受伤。

自美国去年底宣布把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以来,美国的西方盟友都无法说服特朗普改变立场,世人都在担忧这一天的到来,而巴勒斯坦领导层也跟特朗普团队停止了沟通管道,被任命领导中东和谈的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已没有角色可以扮演。

美国鹰派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接受美国电视节目访问时说,在耶路撒冷设使馆是“认清现实”的举动,“如果你不准备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以及美国大使馆须设在那里,那你根本与我们不在同一频道上。我认为认清现实总是能够提高实现和平的概率。”美国所谓的“现实”就是以单方的意愿和行动,为棘手的圣城地位问题制造一个新的“既成事实”。美国以为只要它带头,久而久之,便会有其他国家跟进。特朗普的冒进,会引发怎样的外交后果,让美国付出多少代价,一时还无法估量。

美国的迁馆行动激怒了整个回教世界,在阿拉伯世界的伤口上撒盐。自1967年的中东六日战争以来,以色列西从埃及夺得加沙地带,东从约旦夺得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现在除了美国,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耶路萨冷设立使馆,就因为这是一个敏感问题。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也是为了兑现其竞选诺言,但选举时到底有多少美国选民认真而严肃地看待他的这项承诺?

美国国会早在1995年10月就通过法案,要求政府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并将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不过,从当时的总统克林顿,到之后的小布什和奥巴马都明白这么做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因此能拖就托,一直暂缓执行法案,只每半年一次签定豁免声明。特朗普也曾在去年6月签署备忘录,暂缓迁馆。我国外交部去年底发表的声明中重申:“耶路撒冷的未来地位应该由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通过直接协商的方式决定。”现在,随着美国大使馆迁至耶城,以巴冲突双方在可预见的将来,看不出还有什么协商的基础。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他的强烈个人作风主导着美国的外交政策走向。特朗普上周二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重启对伊朗的严厉经济制裁,是另一个例子。伊核问题六国(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和中国)于2015年7月14日,同伊朗签署伊朗核协议。根据该协议,伊朗承诺限制其核武器计划,以换取国际社会放宽对其经济与金融制裁,其他协议国正准备为挽救协议展开一系列会商。伊朗核协议原是多边主义的典范,有助于维护国际防扩散体系和中东地区和平与稳定。美国的单边行动破坏了这个秩序,使得以色列与伊朗之间原已一触即发的危机,进一步往战争边缘靠拢。

特朗普的单边主义,不只对中东和平无益,也使得美国成为中东和平进程的一个绊脚石,中东和平进程不进反退,环境如今变得更为凶狠,也给了国际恐怖主义一个新的借口,美国迁馆导致的惨重伤亡事故是一个严厉的警钟,恐怖主义势力的伺机反扑是必然的。此外,美国一意孤行,不把联合国有关耶路撒冷地位的议决案放在眼里,在国际上做了一个很坏的示范,连其西方盟国都难以容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