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珍惜​唇齿相依的新马关系

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结果,不仅是换政府而已,而是马国政治体制的剧变。连续执政了61年的国阵下野,不但冲击马国内部的政治生态,也会对其周边外交产生程度不一的影响。文莱苏丹波基亚在选后的5月14日前往吉隆坡会晤新首相马哈迪,李显龙总理也在5月19日于吉隆坡,同马哈迪以及希盟实权领袖安华等见面,均反映了这一现实。国阵体系的终结,其颠覆性不亚于1965年的新马分家,双方因而都需要重新适应对方;然而不变的,是新马在地缘政治和民众心理上唇齿相依的关系。无论两国的政治如何变化,维系好近邻关系始终是一贯的道理。

李总理同马哈迪见面,基本上是礼貌性会晤,并没有讨论具体双边课题。他形容马来西亚是新加坡“最近、关系最紧密的邻居”,所以才会在马哈迪重新掌政后不久访马,以期推进两国关系。李总理也邀请马哈迪以首相身份访问新加坡,并期待在11月于新加坡举行的亚细安峰会上会见他。此外,李总理也和还没有担任公职的安华,以老朋友的身份叙旧,且一并同安华妻子、在新政府出任副首相的旺阿兹莎见了面。

马国政治变天对新加坡的震撼,除了既有体制解体外,也因为马哈迪上世纪担任22年首相期间,对新加坡的立场强硬。他在选前接受本报专访时,重提了对新马水供协定、在新工作的马国公民公积金和丹戎巴葛火车站的土地权等问题的不悦,并表示有意要检讨包括新隆高铁在内的双边合作计划。这难免令一些人担心,两国关系恐将生变。这些挑战尽管存在,却未必会决定新马关系今后的发展。

在接掌政权后,马哈迪的当务之急,是稳定国内局面、安定民心。他就职后宣布落实竞选承诺,调降消费税为零,就显示民生问题的迫切性。同时,他也宣布重启对一马公司资金遭滥用的调查,追究相关人员包括前首相纳吉等的刑事责任,以便对选民期待整治前任政府贪腐现象有所交代。新政府的人事安排,特别是内阁成员的任命,也是马哈迪必须处理的另一棘手问题。毕竟希盟四个成员党之前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和默契,新政府若要有所作为,就必须确保内部齐心。

马哈迪的另一政治承诺,是只担任首相两年,然后让安华接手。若一切按计划进行,新马关系出现大波动的概率不高,因为以当前新政府所面对的国内挑战看,马哈迪两年任期内应该主要着力于解决国内事务;况且,他也没必要在安华接任前,给他增添外交方面的新挑战。至于即将动工的新隆高铁,马哈迪的保留态度,恐怕更多在于要清查纳吉政府任内可能存在的违法事情。大部分马国民众同样相信高铁能带来很多好处,新政府不能忽视这方面的民意。

安华自从被马国元首特赦出狱后,其一言一行均展现了高度的政治克制与智慧。他不但对将其二度入狱的纳吉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怨恨,更在公正党内部对马哈迪内阁任命出现鼓噪时,及时公开力挺马哈迪,并表明自己不急着任相或入阁,以确保新政府的稳定过渡。这些让人乐观的迹象表明,遭遇政治磨难近20年的安华,仍然胸怀大志却更为沉稳内敛。有理由相信,他应该具备大局观来领导马国和推动其外交关系。

尽管马国变了天,新马关系的基本现实并没有多大的改变。两国依然在地理上隔水相望,彼此的许多家庭在对岸都有亲人,2015年新柔长堤和第二通道的人流量为1亿零700万人次,前者甚至是世界上最繁忙的陆路出入境关卡之一。马来西亚是新加坡第三大出口国,2017年占新加坡出口总值的10.6%,共3960亿美元;新加坡则是马来西亚最大出口国,2017年占马国出口总值的14.5%,共3160亿美元。这些深层和长远的关系,不会因为政府的更替而轻易改变。珍惜并促进这宝贵的关系,是两国朝野共同的责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