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以更大决心和意愿限塑

社论 2018年5月25日

塑料是人类最伟大和最糟糕的发明。塑料因为其价廉物美、经久耐用的特性,适合制成各种产品,给我们的生活提供了极大的便利。然而,这些特性也使得塑料制成品泛滥成灾,给环境造成难以消除的污染。

我们所说的塑料污染并不仅限于塑料袋,还包括家具、电器、衣服、化妆品、工业生产废料及各种一次性产品。一旦丢弃,这些塑料垃圾不是焚化后运到实马高岛填埋,就是回收再循环,但我国去年的塑料垃圾再循环率只有6%。我们确实有必要展现更大的政治意愿和负起更多的个人责任,减少使用塑料制成品。

我国去年制造了约80万吨的塑料垃圾,有6%进行再循环处理。这是本地塑料垃圾再循环率10年来的最低水平。目前,塑料垃圾的处置以焚化、填埋和回收为主,焚烧和填埋都不是最好的办法。焚烧会影响空气素质,增加碳排放,加重全球暖化的问题;填埋会影响土地素质,长期下来也是一种环境污染。回收塑料垃圾再循环是比较好的办法,但回收的成本很高,需要企业和社会大众的高度配合。

随着越来越多国家禁止进口塑料垃圾,我们只能自行处置自己所制造的塑料垃圾,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建立一套能长期有效执行的完整方案。处置塑料垃圾必须从源头减少塑料垃圾的产生。政府、企业、非政府组织和社会大众都有相应的责任。政府必须展现强大的政治决心和意愿。比方说,要减少一次性塑料餐具的使用,必须解决熟食中心洗碗工不足的问题;在学校推行垃圾分类,从年轻一代开始培养垃圾分类的意识。

企业的可持续经营模式,不仅限于减少碳足迹,也包括限制塑料的使用。商家和生产商有责任减少使用塑料包装。工业设计师应减少使用塑料设计生活用品、家具和电器,改用环保材料。

消费者的个人责任对减塑有着最大的影响。比方说,随身携带环保袋,购物时减少使用塑料袋;个人购物时可以不要塑料袋就不要,或者过去一个袋子装两件东西,现在可以增加到四件;日常生活中减少购买塑料制成品,改用金属或木制品。减塑事实上也是减少制造垃圾,消费者必须改变对待塑料的思维和生活习惯。在改变思维方面,非政府组织可以协助展开公众教育。

从源头着手后,仍须找出更有效的办法处置塑料垃圾。我国去年的塑料垃圾再循环率只有6%,一个主要的原因是海外市场对塑料废物的需求下降。中国向来是废塑料的主要进口国,但它从2018年开始禁止进口包括废塑料、未分类的废纸、废纺织原料等垃圾在内的24种“洋垃圾”。本区域的马来西亚、越南、泰国和印度尼西亚则崛起成为主要的废塑料进口国。然而,出口塑料废物毕竟不是长远之计。国家环境局将进行一项涵盖全球和本地范围的大型研究,以找出可提高塑料废物再循环率的突破口。

或许我们是时候研究应否推动再循环经济。在资源不足的国家如日本、德国,再循环经济开始得比较早,也做得比较好。据英国环境调研公司Eunomia的统计,德国的城市固体废物再循环率达到56%,我国只有34%。我们确实还可以做得更好。

再循环经济旨在处理国内生产的各种垃圾,包括废塑料、电子垃圾、废旧金属、建筑垃圾等。我们目前已有小规模的废物再循环企业,但要推动再循环经济,仍须制定相关法律、扶助政策、财政补贴、税务优惠等,须建立规模经营和消化再循环产品的市场。这对新加坡来说不是难事,但难在土地空间。土地是我们最大的掣肘,发展任何工业或经济,都必须考量土地供应的问题。

塑料与生活及经济息息相关,禁止塑料确实不可行,也不实际,但我们必须开始限制和减少使用塑料。我们已经开始控制碳排放,以控制全球升温。同样地,我们已明确知道塑料对环境的污染,是时候展现更强烈的意愿,减少对塑料的依赖。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