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妥善处理新隆高铁问题

字体大小:

在2016年7月19日,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两国领袖签署新隆高铁备忘录,并在同年12月13日签订有法律约束力的双边协定。在协定签订后,新隆高铁项目正式启动,据知已有多个海内外财团有意竞标。另一方面,新隆高铁预计可将吉隆坡与新加坡的通勤时间,从目前的五个小时缩短至90分钟,并计划在2026年底正式通车,两地有不少人都翘首以盼。

然而,马来西亚政治变天,为新隆高铁项目带来变数。马哈迪首相表示,前任政府签订了许多“不必要”的基础建设项目,而马国的国债已超过1万亿令吉。为了避免国家“被宣告破产”,他要与中国重新谈判正在开展的基建项目,并废除新隆高铁计划。他声称,马国需要为新隆高铁支付1100亿令吉的造价,而这个项目“不会让马国赚到一分钱”。

马哈迪的决定,兑现了他的竞选承诺。当时,他表示要检讨纳吉政府签订的多项基建项目。检讨顾名思义是要重新研究成本效益以及其他选项,理应需要一些时间。马哈迪上台还不到一个月,便决定废除新隆高铁项目,似乎过于仓促。其实,在腰斩新隆高铁之前,深入探讨这个项目的成本效益以及其他选项,或许会更符合新马两国的共同利益。

互联互通促进经济发展与人民的往来,这也是两国在新隆高铁合作的基础。两国在启动这项计划前,都做过详尽的可行性研究。根据总部设在英国的航空资讯机构OAG的最新统计,新加坡与吉隆坡来回两地的航班,是全球最繁忙的国际航线。因此,新隆高铁项目应不会让马国赚不到一分钱。

其次,按照原订的计划,新隆高铁全长350公里,其中335公里是在马国境内,另外15公里在新加坡。此外,这个项目共有八个站,其中七个站是在马国。除了新加坡和吉隆坡的直透服务,这个高铁项目也将为马国的七个站提供点与点的国内服务。根据其他国家的经验,高铁项目为经济带来乘数效应,包括高铁站周围的土地价值以及就业机会。此外,它也将进一步拉近两国的地理及心理距离,并促进人民的往来。

马哈迪政府以削减国债为理由,检讨新隆高铁项目,当然无可厚非。不过,从融资的角度而言,马国政府还是有其他选项。其中一个是采用建造—经营—转移的方式,由私营企业或财团承担建造的费用及融资。新加坡正在积极发展基建融资的资本市场,在这一方面可扮演积极的角色。

尽管如此,以目前马国的政治气候,新隆高铁项目可说是步履维艰。马国在更换政府后,单方面废除双边协定,已经构成违约事件。马哈迪本身也指出,马国毁约就必须支付一笔庞大的赔偿金给新加坡,并表示正在研究如何减少赔偿额。

新隆高铁固然是两国的国家项目,但是双方应该根据双边协定,以商业的方式,处理这个项目的善后问题。新任政府取消前任政府签订的协议,实属不寻常,也可能动摇投资者对马国的信心。其实,新政府透露国债的数额后,已引起市场的不良反应。在这个情况下,妥善处理毁约的赔偿问题,或许会有助于恢复投资者对马国的信心,避免资金外流。

另一方面,由于新马两国千丝万缕的关系,双方有必要提防赔偿问题政治化。这是一个直截了当的毁约问题,双方应根据合约的条文,在这个项目上好聚好散。此外,双方应该将这个项目单独处理,避免牵扯其他的课题,以免节外生枝。

我国总理李显龙今年1月间表示,新隆高铁项目是一个有法律约束力的协定,两国不论谁当政府,都必须遵守。如果接任的政府有其他的想法,可以依据协定处理这些突发事件。他说,新加坡会毫不迟疑,也有强烈意向实施我们所签署的协定。

新隆高铁的转折,令人失望。但新马关系远大过单个项目,双方应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解决善后的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