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白礁主权终成定案

社论

马来西亚新政府日前出人意表地终止向海牙国际法院提出的申请,不再要求复核法院对白礁主权归新加坡所有的裁决。这一戏剧性的决定,叫人惊讶,但却也让白礁主权的争议正式画上句点。马国此举不失为新政府上台后的一个务实决定。

马来西亚上届政府是在2017年2月,入禀国际法院要求复核白礁主权裁决,不久后,又提出另一项申请,要求法院针对2008年白礁主权案件的其中两个裁决做出法律诠释。对新加坡来说,马国政府在裁决将届满10年的前夕突然“节外生枝”,究竟用意何在,实在煞费疑猜。因此,当时我国外交部就曾发声明回应,指马国的申请“令人费解”,既“没必要”也“毫无理据”。但也表示将据理力争。

由于纳吉政府提出上述申请的时间点,刚好是盛传大选即将来临之际,因此,很多人的解读是,这一动作不无为选举张目的算计,至少是让人看到政府在复核申请10年期限到期之前,有采取某种行动,竭力争取白礁主权。

而在大选后上台的反对党联盟首相马哈迪,执政不到几个星期就决定撤销申请,也并不是冒然的行动。事实上,马哈迪首相对这个课题非常了解,正是在过去他还掌政期间,新马双方于2003年同意把白礁主权争端交由国际法院处理。

其次,是时间相当紧迫,因为国际法院已经安排在这个月开始审理马国的申请,马哈迪并没有太多踌躇的时间,必须当机立断。当然,我们有理由相信,他在做出这一重要决定前,必然征询过马国律师团的意见,而结果得到的也应是胜算不大的反馈,才会就此作罢。如果硬着头皮上阵,不只没有把握,也可能分散新政府处理其他国家当务之急的注意力。

在这个时候,放弃一场没有胜算,或者说原本便是虚晃一招的官司,其实是明智之举,也没有什么实质损失。从外交的角度说,新马之间接下来还有更加重要的事项必须协商和谈判,比如,取消兴建新隆高铁的重大决定,就须要依法同我国紧密谈商各项善后事宜。对我国而言,我们的国际法和商业法律师相信又有得忙了。

不管怎么说,对于马国政府的决定,新加坡自然是应该欢迎的。代表我国的律师团的一些成员,经过一年半时间的充分准备,原本想打一场漂亮的胜仗,接获消息自不免有几分失望。但无论如何,这场诉讼突然和睦终结,所有的法律程序也走完了,还是值得大家高兴的。

领导我国律师团的前副总理贾古玛教授在声明中既表意外,也表不意外。意外的是上届马国政府会提出那两项申请,因为新加坡律师团及所聘请的外来律师,都觉得马国申请的法律根据非常薄弱。因此,他同时对马国新政府终止诉讼并不感到意外。

毫无疑问,我国在国际法院能成功捍卫白礁主权,我国律师团居功至伟,其成员包括经验老道的国际法专家如许通美教授和前大法官陈锡强,这回准备上阵的还有总检察长黄鲁胜。而贾古玛还特别点出,律师团中有一批年轻的国际法好手,他们工作表现异常出色,备受国际律师赞赏。他因此表示,我们现在拥有极具才干的新一代国际法律师,未来如果有类似的国际法纠纷,我们有可靠的律师来应付。

白礁主权争端虽已终结,但我们可从中吸取宝贵的经验。这个争端告诉我们,作为一个竭力维护国际法和坚决主张通过既定规则解决国际争端的小国,拥有一批精通国际法的专才是不可或缺的。白礁问题了结了,但未来肯定还会面对类似的挑战。过去,我们幸好有好几名老将,能应付裕如,如今知道老将们后继有人,新一代随时可以站出来捍卫我们的国际法权益,更是值得庆幸。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