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香会凸显对话之必要

急速变化的亚太安全形势,让本年度的香格里拉对话(简称“香会”)更具意义。所有区域内外的利益攸关方均派出代表团与会,其中由国防部长率团的国家多达40个,比去年的22个显著增加;印度总理莫迪更亲自出席并发表主旨演说。从战争边缘峰回路转的朝核危机,表明对话谈判非但符合各方的共同利益,也是和平化解分歧的唯一路径。在常规武备杀伤力越来越惊人,核武扩散之势不易遏制的当代,军事冲突的代价不但难以估量,其失控的风险还可能导致文明的毁灭。因此,在类似香会的场合畅所欲言,降低误解,是利益攸关各方不可回避的责任。

尽管朝核危机发展一波三折,加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同朝鲜领袖金正恩本月12日计划在新加坡举行峰会,香会的议程并没有被这单一课题所笼罩——极其重要的中美关系仍然保持其“主角”的地位。中国崛起以及其军事姿态越发强势的大背景,使得近年的香会无可避免地聚焦讨论中国的战略意图,以及各方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分歧。今年与会的美国防长马蒂斯就此坦率表态,直言不讳地表达对中国的疑虑,以及中国代表团有力的回应,都显示了对话的意义和必要性。

《孟子》说:“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瞻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悦而诚服也”,安全对话的积极作用,就在于各方是按照自己论据的说服力,而不是拳头的大小,文明地一较长短。国际关系现实主义者或许会犬儒地认为,弱肉强食是国际社会的本质。但是在人类文明演进到军事科技足以自我毁灭的今天,孟子所标示的理想和道理尤其显得真实。王道和霸道的区别,也是古今中外国际关系的本质——不以对话来化解矛盾、解决分歧,就只能通过暴力。由暴力所构成的霸道,其实就是违反平等这个文明价值的奴役关系。

摆事实、讲道理的对话,让所有利益攸关国家,无论大小强弱,都能够有一席之地表达自己的立场,维护自身的利益;同时也在对等和平的环境里,谋求实现王道的文明价值。诚如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所指出,所有国家都应该有机会阐明立场,然后再从歧见中找到共同之处。若无法找到共同之处,那就看看能在哪里找到一条具建设性的道路,往下一步迈进,让大家取得共识。朝核危机转危为安,露出和平解决的曙光,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在这个意义上,东亚地区和域外的利益攸关国家,无论代表层级的高低,都愿意派团参加香会,坐下来激烈辩论,说明各国均意识到对话之必要,也有理性和平缩小分歧的诚意。今年由部长率团的国家数目剧增,间接显示安全形势的挑战日益艰巨,受影响的国家增多,地域似乎也有扩大的迹象。印度总理莫迪亲自与会,以及美国提出结合太平洋和印度洋为一体的新印太战略,也表明本区域实力均衡所出现的微妙变化。

由中小国家所组成的亚细安,地理上恰好介于两大洋之间,在群雄并起的新国际形势里,因为相对中立而能够为各方所接受的“亚细安核心”概念,其重要性更为突出。新加坡身为亚细安的一员,又是香会的主场地,必然会支持和鼓励各国的参与。对于类似新加坡的小国而言,最希望看到的,莫过于任何安全矛盾,最后都能够根据国际共同遵守的规则,理性处理和解决。借用黄永宏的话,无论是“友善地同意或是笑着表示不同意”,和平对话,总好过兵戎相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