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培养数码技能学习能力

互联网在20世纪90年代末走入家家户户后,即呈现一日千里的发展势头。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从资讯通信科技到数码科技,其所包含的意义不断壮大。现在的无线网、光纤网、各式电子设备、各色影音游戏、应用软件等,交织出一个极具潜能又蓬勃发展,同时给社会带来艰巨挑战的全新领域。数码科技涵盖生活的各个层面,因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需要和个人条件,所以社会上已出现诸多数码鸿沟。

仅仅20年前,我们还处于无网络时代,如今已进入全面网络化时代。从人类历史的角度来说,当前社会可说处于这两个时代的过渡期,人们对于互联网和数码科技的接受度及掌握能力还有相当的差异。正如电力供应在20世纪初开始普及化时,人们同样不确定自己是否需要电流,毕竟当时没有多少家庭拥有电器。

今天,虽然我国已迈入光纤网络的时代,但仍有一些家庭没有订购宽带配套。根据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截至2017年12月的统计数据,本地住家固网宽带的渗透率为94.5%。这意味着仍有5.5%的家庭没有固网宽带,这些家庭的成员可能主要以手机上网。也许一些家庭认为没有这方面的需要,但这也是构成数码鸿沟的因素之一。

数码科技是一个广泛复杂的新科技领域。拥有智能手机和能够上网,是最基本的数码能力,而生活数码化,包括使用银行应用、反馈应用、电子转账、即时通信通话、资讯分享和社交、消费影音游戏内容等,可以让生活更便利。因为年龄、工作、收入阶层、教育水平不同,人们对数码科技有不同的需求。这使得社会某些群体对于数码科技有不同程度的掌握能力,进而使得社会数码化有快慢之分。

要提高社会整体的数码能力,好比回到20世纪初教导家家户户如何给住家拉电线,如何给电灯泡接电,如何购买适合自己的电器。通讯及新闻部去年8月成立的数码能力工作小组提出10项建议,今年6月2日推出数码能力蓝图,以全面和针对性兼具的方案,确保社会整体掌握基本数码能力,没有人会因为社会数码化而掉队。

这10项建议涵盖了老中青多代人的数码需要,包括为弱势群体制定数码共享配套;在特定的银发族资信站提供基础数码技能课程;以四大语言提供更多服务;灌输青少年正确价值观,鼓励他们使用科技让社区群体受惠等。

一些人为何对数码科技产生害怕或厌恶之情,如何克服这些情绪,是必须思考的问题。人机界面语文是阻止一些人跨越数码鸿沟的因素之一。当前的数码科技以英文为主,包括网络配套合同、安装及使用手机应用、操作电脑等,不熟悉英文的人在面对这些状况时难免感到犹豫,甚至根本就不得其门而入。这群跟不太上的人需要有双语能力的家人和年轻一代的帮助,给予细心和耐心的引导。此外,数码知识的传授,也应当包括保护个人权益,例如签购的配套流量是否足够、如何避开各种不合理销售手法、学会分辨真假信息及避免被骗、宽带接驳出现问题如何自救和求救等。

服务供应商不应把提升数码能力当成千载难逢的生意机会,售卖消费者不需要的服务与产品。相关机构必须把培养数码能力视为长期任务,不是让年长者上了车就一走了之,民众俱乐部提供一对一解疑服务是好的开始。使用数码科技会出现各种问题,例如输入错误密码而锁死手机的状况,人们需要及时和触手可及的帮助。我们应尽可能把人们对数码科技不信任或害怕的原因减到最少。

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要提升数码能力、缩小数码鸿沟,不在于学会数码科技,而在于掌握不断学习数码技能的能力,更要让人有信任感、愿意使用数码科技,方能真正建立起社会整体的数码能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