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结构性失业问题的挑战

社论

人力部发布的2018年第一季劳动市场报告显示,本地经济活动持续扩张,就业市场稳步增长。今年第一季的居民(新加坡公民及永久居民)失业率2.8%,延续了过去三个季度下滑的趋势,创下2016年3月以来的最低点。同期间,被裁退或提前解雇的人数2320人,是五年来的新低。此外,每一个求职者就有1.04个职位空缺,这也是2016年3月以来职位空缺首次多于求职者。

这个亮丽的表现是否能持续,取决于经济增长的表现。今年第一季,经济增长同比增加4.4%,比去年第四季的3.6%来得高。由于经济增长超出预期,加上外部需求展望改善,贸工部把今年全年的经济增长预测收窄到2.5%至3.5%,之前是1.5%至3.5%。

然而,新加坡是一个外向型经济,深受外围因素的影响。贸易保护主义席卷全球,不仅威胁全球的贸易,也可能改变全球生产链的布局,影响我国的经济。此外,全球利率看涨以及银根收紧,加上美元的强势以及资金回流美国,对一些债台高筑的新兴经济体构成压力。这将波及新加坡的经济以及就业市场。

另一方面,尽管第一季劳动市场的总体表现稳健,但是技能与工作错配的结构性失业问题则不容小觑,尤其是占总劳动人口一半及教育水平较高的PMET(专业人士、经理、执行员与技师)。

在今年第一季被裁退者中,就有74%是PMET。以年龄群而言,50岁及以上的占36%,而40岁至49岁的占35%。以教育水平而言,超过一半持有大学文凭,另外18%持有专业文凭。换句话说,当公司裁员时,PMET及50岁或以上的雇员是最脆弱的一群。

这一群人在失去工作后要再找到工作,也越来越困难。在今年第一季,总体上只有61%的被裁退者在半年内重新找到新工作,这是2007年有记录以来的最低表现。其中,在六个月内找到新工作的PMET只有57%,而50岁及以上者更低至53%。

与此同时,在尚未填补的空缺职位中,有56%是PMET的职位。这显示,PMET出现技能与工作错配的结构性失业问题。一方面,PMET在企业裁员时首当其冲,而且失去工作后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找到新工作;但另一方面,雇主则找不到适合的PMET填补空缺而烦恼。

职位空缺若持续多过求职者,对国家的经济发展而言,并不一定是好事。这意味着企业无法找到适合的人选填补空缺。在颠覆科技的冲击下,许多原有的工作遭淘汰,而许多新的工作在寻找拥有新技能的人才。因此,如果本土员工的技能无法即时充分满足新的要求,投资者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撤资,二是从外国引进人才。

在急速变迁的职场环境中,不少PMET由于技能与工作错配问题而失去了工作。因此,在情感上,他们可能将饭碗丢失归咎于外来人才的竞争。然而,从长远而言,要有更多更好的就业机会,就必须有一个蓬勃的经济;而在生育率低及人口老化的新加坡,蓬勃的经济恐怕缺少不了外国人才。如何在解决PMET的就业问题,以及引进外来人才之间求取平衡,不仅是经济的问题,也是政治的判断。

对于个人而言,要在急速变迁的职场中求存,就必须不断学习新技能,并扬弃“不熟行不做”的观念。终身雇用制度早已走入历史,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零工或自由职业。年资工资制度也渐渐为合约工资所取代。此外,遭裁退的员工以PMET及50岁或以上的居多。他们在失去工作后,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找到新的工作,而这些新工作的收入普遍上比他们过去的工作低很多。然而,在人生阶段中,这个年龄群的财务负担往往也是最沉重的时期。因此,除了终身学习之外,国人在有工作收入时提前进行财务规划,或许有助于减缓裁员后收入骤降的冲击。

在颠覆科技的时代,结构性失业问题来得更快,也更尖锐,国家与个人都应做好准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