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不平衡的不仅是贸易

犹 如美朝峰会那般峰回路转,各界原本以为平息的中美贸易战,转瞬间死灰复燃。美国总统特朗普15日宣布,对总值500亿美元(约670亿新元)的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北京以牙还牙,在隔日宣布对等措施,向总值5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25%关税,并扬言此前双方达成的贸易共识或失效。市场似乎对中美贸易战产生“狼来了”效应,并没有太大起伏。宏观而言,美国的庞大贸易赤字问题并非仅是贸易失衡,更涉及美国全球地位的特权与美国人寅吃卯粮的恶习。要实现美国的贸易平衡,因而将牵一发而动全身

特朗普趁着逆全球化的大势入主白宫,其民粹主义的政治基础大多是因全球化而吃亏的选民。在某种意义上,全球化由于没有产生共赢的结果,让失利的一方积怨多年,是这一轮贸易战发轫的大背景。特朗普强调“公平贸易”,要求盟友和贸易伙伴取消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贸易壁垒,未必完全没有正当性。但是他随性的强势作为,拒绝集体协商而喜欢双边谈判模式,同时把贸易谈判当做外交筹码,施压对手或增加军费承担、或配合制裁他国,整体上削弱了美国贸易立场的正当性。

美国向全球开放其庞大的国内市场,不是因为华盛顿特别慷慨,或奉行利他主义的外交理念,而是二战结束后特定的历史因素和外交需要所形成的事实。为了协助战后的西欧诸国和日本、韩国等东亚盟友,抵御苏联共产主义集团的全球扩张威胁,美国不但在欧洲推动马歇尔计划,帮助欧洲恢复建设生产,同时开放美国市场,让盟国借助出口拉动经济增长。随着冷战的竞争白热化,美国市场也成为同苏联集团博弈、争取国际朋友的手段。应当说,美国以身作则鼓励国际自由贸易,是它打败苏联集团的关键原因之一。

这一外交工具,后来也用来鼓励东南亚国家抵抗共产主义,以及奖励中国的改革开放。随着冷战的结束,国际贸易则蜕变为美国领导世界的工具。以美国资本为主的新一波全球化,形成了世界性的产业链分工,美国的研发实力使它稳居产业链价值顶端;中国也从中受益,一跃成为世界工厂。

同时,全球化的贸易结合金融业发展,让华尔街的影响力无远弗届,并导致2008年几乎让世界经济没顶的金融灾难。可以说,自由贸易是美国军事霸权的侧翼,确保华盛顿得以继续享有独霸全球的实力。

由于美国特殊的全球领导地位,世界贸易基本上以美元计价,主要贸易国也用美元储值,全球金融体系更因为由美国掌控的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让华盛顿可以随时对世界上任何不听话的银行、企业、个人甚至政权实施经济制裁。美国的特权,正是建立在开放美国市场的国际自由贸易体系的基础上。此外,由于各国囤积美元,让美联储可以采取诸如量化宽松的以邻为壑政策,解决国内的经济危机。美国人也得以继续举债度日,让全世界为他们的挥霍无度买单。这一切,都是通过美国庞大的贸易赤字所换来的好处。

因此,当特朗普强调交易式的“公平贸易”,要拿美国市场要挟其他贸易伙伴时,他所带来的冲击并非仅是贸易领域而已。表现在贸易战上面,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有可能颠覆战后以来的国际默契,让以美国为首的世界秩序陷入巨大的不稳定之中。以中国为主的新兴经济体崛起,已经在挑战既有的秩序。至今这些经济体只是要求既有秩序承认他们的实力,做出调整来满足他们的利益诉求。如果美国带头疏离盟友和贸易伙伴,打破现有的游戏规则和共识,最终带来的不只是美国所追求的贸易平衡,更可能是美国治下和平的结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