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难民危机再度威胁欧盟

一艘载有630个难民的民间救援船“水瓶座号”日前被意大利和马耳他拒收,救援船抵达西班牙东部的瓦伦西亚港口,最终西班牙没办法,只好伸出援手收留这批难民,而意大利民众则发动示威,抗议政府拒收难民的决定。欧盟成员国在共同承担庞大难民的议题上早已严重分歧,现在多个成员国是由疲弱少数派组成联合政府,更难在政策上口径一致,难民再现势必掀起波澜,让几近四分五裂的欧盟倍感压力,欧盟必须再次应对挑战。

德国陷入半年无政府状态后,今年3月终于由中右中左主流政党联手组成“大联合政府”,德国过去三年来接收最多难民,面对国内民意的责难,德国政府意识到必须在危机再现前找到解决方案。总理默克尔认为难民对欧洲的团结是个决定性因素,她呼吁本月28日和29日欧盟峰会召开前商讨难民课题,因此来临的周末成员国可能先召开特别会议。

欧洲难民危机始于2015年,战火漫天的中东和北非地区局势日趋恶化后,无辜平民为了一线生机涌向欧洲,难民数量在当年出现爆炸性增长,超过100万人,形成二战结束以来最大规模难民潮。2017年通过海上进入欧洲的难民数量,虽比2016年的36万多人减少一半,但由于有了处理难民的可怕前车之鉴,欧盟成员国多不愿再承担社会、政治和经济风险,选择将来到海岸和边境的难民推来推去。难民危机仍在折磨欧洲,也造成欧盟分裂。

西方媒体铺天盖地报道大量难民投奔怒海的惨况,使得欧洲国家陷入人道救援和国家安全的两难之中,敞开胸怀接收难民,改变一些国家城市的面貌,恐怖分子随着难民潮潜入,也让一些欧盟国家面对安全问题,加上各自的经济难题和政治压力,难民问题已对欧洲政治生态造成严重影响。去年难民人数虽遏制了,但难民危机并未得到根本性解决,今年寻求庇护的难民数目如果逐渐增多,将再让欧盟各国难以招架,德国也不可能像2015年那样投入60亿马克,并将接收难民的数目从当年的80万人,增加到所承诺的150万人。

欧盟当年基于人道主义精神,向中东和北非的难民发出愿意收容他们的信息。但三年来发现照顾数量庞大的难民,不仅负担过于沉重,社会承载能力有限,还有恐怖威胁的隐患,最后面对国内民意的反弹,张手欢迎难民政策变得不可持续,成员国之间对接收难民数目无法妥协,已严重威胁到欧盟的团结。

贫穷、战乱是欧洲难民危机的根源,要阻止难民漂洋过海寻找栖身之地,必须在国际社会协助下,解决战乱地区的政治和经济问题,欧洲固然了解必须从根源上寻求解决之道,但自身的问题已顾不了,最直接的应对是将难民拒于门外。欧洲多国执政党希望推行保守移民政策,同时宣扬人道主义精神的“双面”做法,已证实两边不着岸。在处理难民和移民问题上,各国的众多分歧和不对等现象,再次暴露了欧盟现有难民政策的显著缺陷。

过去几年大量难民的涌入,致使欧盟进退维谷,现在入欧难民及移民人数均有所下滑,但考虑到各种冲击本国的因素和须承担的风险,欧洲国家现在拒绝难民更有正当的理由。一旦外界因素再次导致难民潮涌现,收还是不收,救还是不救,仍是欧盟必须面对的困境,欧盟的信誉和凝聚力也将受到前所未有的考验。“水瓶座号”事件再次暴露欧洲难民危机远未结束,持有反对移民立场的右翼政府,更不愿意介入并处理难民问题,类似“水瓶座号”事件继续发生的话,将促使欧盟不得不进一步改变移民政策,而这也同时对难民发出一个信号——颠沛流离逃难到欧洲之路已不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