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美国“退出主义”牵动全球格局

美国驻联合国代表黑莉6月19日在国务院宣布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又一次震惊了世界。美国以该理事会长久以来对以色列存有偏见,而美国又多次推动理事会的改革,却一直没有得到重视。当天在场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则指这个有47个成员国的组织,已无法有效保护人权,美国只有选择退到一旁。在美国宣布退出数小时后,俄罗斯随即申请加入,希望成为在2021年至2023年的成员国。

特朗普上台后,就一直扬言该理事会如果不彻底改革,美国将退出。出任美国总统一年多来,特朗普已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巴黎气候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伊朗核协议。美国毅然退出协定和组织之举,其实符合特朗普所强调的“美国优先”政策,也显示美国有意减少在世界舞台上所扮演的角色。

联合国2006年成立人权理事会,取代1946年成立的人权委员会,美国曾以理事会内充满敌视以色列的敌人为由,对其实行长达三年的抵制,直到2009年奥巴马政府上台才重归。但美国与理事会之间的矛盾依旧存在,特朗普政府更多次恫言要退出,美国上月发表了“关于加强人权理事会”决议草案,唯呼声没有得到任何国家的同意,维权组织还呼吁成员国不要参与草案修订工作,因此最终导致美国作出退会决定。

美国认为一些理事会成员国是践踏人权最严重的国家,在推动和保护全球人权方面,已和之前的人权委员会一样失去了功能。美国选择在2019年的三年任期到来之前就提前退出,代表着它对联合国不满的态度已升级,这可能影响到理事会运作,或给中国和其他国家带来可乘之机,引导该组织未来的走向。

但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它不在乎理事会今后会如何,更不愿意认真讨论这些属于国际多边的问题。以去年10月美国再次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例,美国承担会费22%的份额,但该组织采用一国一票的投票机制,美国没有绝对话语权,因此自2011年就开始停止缴纳会费,截至去年底,美国拖欠会费金额达到5.5亿美元。

“退出主义”是特朗普政府当前的外交主旋律,退出行动一个接一个,对不符合美国利益的国际组织和多边协议,美国将一走了之。美国接下来可能退出的是自2017年8月启动并进行了六轮重新谈判,至今仍未有进展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甚至还包括特朗普一再表明不符合美国利益的世界贸易组织(WTO)。

特朗普政府将“美国优先”视为执政重心,并偏执地认为美国是全球贸易多边机制的受害者,近期与中国及盟友之间贸易战火已经点燃,并互相采取关税报复行动,令人担忧将衍生出更复杂的国际贸易争端,最后危害全球贸易秩序,这些贸易纠纷可能促使美国加快“退群”的举动。

由于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影响力难以取代,美国高高举起“退出主义”大旗,将牵动大国关系和全球治理格局。哪个国家能够填补美国退出后的权力真空,成为全球新领导者,或是加速导致整个国际形势乱象纷呈?就人权理事会而言,美国离场后,是否会增加那些在人权问题上的想法,与西方国家非常不一样国家的实力,从而改变在这个政府间组织的运作,或是矛盾处处、积重难返状况继续存在,更无法在世界范围促进和保护人权。

黑莉强调,美方退出之举不是放弃对人权的承诺,如果实现必要的改革,美国将继续作为人权理事会的一员。特朗普政府在处理国际关系上注重“交易”成果,自然不会重视旨在推动世界人权发展的国际组织。然而美国选择不断地进进退退,最终将丧失国际公信力,作为主导世界的超级强国,美国正面临一次政治意志力的考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