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加强野生动物保育管理工作

社论

本地近年有越来越多野生动物走出森林,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数量增加而难以获得足够食物,另一个原因可能是万礼生态区工程导致栖息地减少。这些动物在公路被撞死,或引发车祸,有的则因攻击人类而被打死。横尸公路的野生动物包括常见的野猪,也有罕见的水鹿、穿山甲和豹猫。我们的旅游业发展和野生动物保育及管理工作有必要加强,避免人畜冲突问题进一步恶化。

我国的环境开发与保育并重,本岛和外岛陆续发现新物种,说明我国大自然环境生机勃勃,野生动植物并没有因为高度城市化而消失。乌敏岛最近确认新发现五个物种是一例,五年前在周边海域发现近百种新物种是另一例。政府过去几年重视环境保护与动植物保育工作,包括划定自然保护区、保护水源、绿化环境等,加上国人对于与野生动物比邻而居的容忍度越来越高,使得这700平方公里的小岛成了一些小型野生动物的乐园。

猴子、野猪和四脚蛇是本地较常见的野生动物,近年来数量明显上升,经常出没于住宅区。干净的水质也使得本地出现多个水獭家族,罕见飞禽如猫头鹰、犀鸟等出现在组屋区,鳄鱼也频频在北部海岸现踪迹。不过,当野生动物的数量增加到一个水平时,人畜冲突就会加剧。我们正在担心过多的野鸽会造成环境卫生问题和传染疾病,野猪袭击人的事情也时有所闻,猴子滋扰居民甚至已不是新闻。万礼和武吉知马快速公路一带已发生多起涉及野猪、水鹿、穿山甲和豹猫的车祸,一些车祸还导致司机及骑士受伤。

本地大自然环境中的食物链并不完整,缺乏掠食动物,野猪和猴子没有天敌,又易于繁殖,所以数量快速增加。它们会因为迁移栖息地或觅食而走进住宅区,人与动物的冲突变得不可避免。多年来,国家公园局不断宣传不要喂食野生动物,在某种程度上取得成效。然而,单靠大自然的力量让野猪和猴子的数量取得平衡,也许难以见效。当它们危害公路安全时,当局须制定办法,对种群数量进行人工干预;或至少在涉及动物的车祸频发路段,安装防止动物走上马路的围板,以及建造可供动物过路的生态连道。

万礼生态区自2017年初动工以来,野生动物接连在周边公路被撞死,显然是栖息地受到影响,且保护动物的安全措施未全面到位所致。本地动物保育分子相信,有些野生动物可能因项目施工而失去栖息地,被迫离开森林。新加坡自然学会环保委员会副主席何和宙5月初发表评论文章指出,蓄水池面积增加,高尔夫球场车道、服务道路、安全栅栏和管道的建造与扩建,粗略估计已导致武吉知马和中央集水区的森林被分割为九块林区。这意味着动物栖息地正在缩小,也不断受到各种工程干扰。

我国科学家一方面不时在本地发现新物种,但另一方面我们不断开发森林,或者开发了再来保护。我们建造生态区保护本地和本区域的生物多样性,但开发过程却破坏生态环境,迫使动物离开栖息地。我们保护了围篱里的动物,却疏于照顾围篱外的动物。这些都是不可持续的做法。

越来越多动物走出森林死于车祸,公众自然会关注规划中的地铁跨岛线若在中央集水区地底穿过所可能产生的影响。一些动物可以感觉到地震即将发生,列车每天行驶制造的地底震动,长期会对生态环境造成怎样的冲击?当局有必要进行更多的环境冲击研究,并公开相关结果。

新加坡兼具高度城市化和高度绿化的环境特点,这在全球也是罕见的。在有限土地上的任何发展都必须是可持续的,而可持续发展不能沦为安抚环保分子和民众的口号。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面对本地大自然环境食物链不完整的现实,有必要以人工手段干预过量的野生动物种群,避免人畜冲突加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