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节约用水必须成为生活习惯

我国第三座海水淡化厂——大士海水淡化厂,前天宣布正式全面投入运作。这座耗资2亿1700万元兴建的新水厂,每天能生产3000万加仑的淡水,可满足20万户家庭的需求,也让我国水供自足的努力再迈前一步。

我国目前共有五座新生水厂,加上三座海水淡化厂,每天所生产的淡水可以供应近七成的需求。目前,我们的每日用水需求量达4亿3000万加仑,估计在2060年随人口增加和经济发展,将翻倍至8亿多加仑。

为了应付日益增加的需求,政府已计划在滨海东与裕廊岛发展第四座与第五座海水淡化厂,新厂预计在2020年建成。五座海水淡化厂所能生产的淡水量,将能继续满足我国2060年时30%的水供需求。加上新生水的产量,我国到时将有多达85%的水供可自给自足。

这样的长期规划,确保水源充足,是新加坡长远生存之所系。但从现在到2060年还有40出年,有可能出现诸多的不确定因素,因此,水供课题仍将挥之不去,国人不能因为有了新的水源便踌躇自满。

目前,来自马来西亚柔佛州的食水,仍然是我们一个重要的水源。我国和马来西亚原本签有两份水供协定,第一份已在2011年期满,没有续约。另一份在1962年签署,为期99年,将在2061年9月到期。

最近,马国首相马哈迪老调重弹,表示要和我国重新谈判水供协定,其动机何在,可以有各种分析,但无论如何,这都有再次警醒国人的作用。马国在水供课题上已经多次反复,背后同当地政治变动当然有密切的关系,而这是我们所无法左右,必须面对的不确定因素之一。

水是我们的战略资源,是我们的生存要素,基此,如何不断开源节流是个长青课题。新生水和淡化海水是开源的做法,但这也是成本非常高昂的解决方案。我们必须具备足够的自供能力固然重要,同样重要的是国民的节约用水意识。

目前来看,我们的水供依然相当安全,但这种安全是多年来从政府到民间相互合作,付出努力,未雨绸缪所换来的结果。目前,新生水厂和海水淡化厂能为我们生产食水,但代价是必须消耗更大的能源,也等于是增加了我们对电力能源的依赖。这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大士淡化厂占地面积比旧的淡化厂小得多,产量却毫不逊色,所采用的科技也比旧厂更先进。这说明,淡化科技不断在发展,我们必须在这方面持续投入,力求新的突破,同时引领世界水技术的发展。

在国民意识方面,我们也必须设法更有效地提高一代又一代国民的省水意识。在维持长时间的不变后,水价在去年做了调整,以更好地反映成本,引起了一些民众的不快,去年,我国的人均每日耗水量也从2016年的148公升降至143公升。这也许是水价提高的结果,但我们更应该做到的,是人人都具有很高的省水意识,不必靠消极的手段来抑制水的消耗量。简单说,节约用水必须成为新加坡人的生活习惯之一。

我国有四大水龙头,除了向马国买水,我们还有遍布全岛的17个蓄水池,收集雨水,生产新生水和淡化海水。这是多管齐下的水安全战略。但具备这些确保水资源安全的手段,不应造成国人的懈怠心理。反之,我们必须确保世代国人都能时刻体会国家面对的脆弱性,并从小就养成节省用水的好习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