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墨西哥总统选举民粹主义抬头

拉丁美洲第二大经济体墨西哥,在7月1日选出了被形容为“极左”“民粹主义”“民族主义”的新总统奥夫拉多尔。选举结果的意义重大,因为奥夫拉多尔不但在第一轮投票,就以近53.8%的压倒性得票率,在四角战中胜出,他所领导的“国家复兴运动”更有望掌控国会,实现全面执政。墨西哥贫富差距扩大,贪污腐败严重,与贩毒相关的暴力犯罪猖獗,导致民心思变。奥夫拉多尔的当选显示,作为全球政治现象的民粹主义方兴未艾。

64岁的奥夫拉多尔从2000年至2005年担任墨西哥市市长,并在2006年和2012年两度参选总统失败。他在2012年成立“国家复兴运动”,短短六年内不但让他赢得总统选举,更有望掌控国会。奥夫拉多尔在首轮投票就轻松击败对手,得票差距之大为1982年来所罕见。这反映了墨西哥选民对既有体制的强烈不满和失望。统治墨西哥长达70年的革命制度党候选人梅亚德,只获得16.3%的选票。虽然该党在2000年失去政权,并于2012年再次执政,但却没能解决贪污和暴力问题。

本届选举是墨西哥历来最暴力的一次,自去年9月以来,全国共有超过130名从政者遭暗杀,约600名地方候选人因暴力威胁退选。墨西哥全国在2017年共有超过2万9000人死于同贩毒有关的暴力。墨西哥政府在2006年动用军队扫毒,至今已经导致超过10万人死于非命。革命制度党和另一主流政党国家行动党的八名前州长面对贪污指控,让选民(尤其是占选民多数的年轻人)对两大党失去信心,转向支持奥夫拉多尔的“国家复兴运动”,希望出现重大的改革。

奥夫拉多尔誓言解决贩毒问题,但反对前政府以暴制暴的做法,主张特赦毒贩,包括贩毒集团首脑。他多次表示,农民因为被中盘商剥削,走投无路才会冒险与贩毒集团合作,种植鸦片罂粟和大麻。因此,新政府将全力扫除贫困和贫富悬殊问题,制造就业机会,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贩毒问题。奥夫拉多尔承诺,将把总统薪水减半、不入住总统府、卖掉总统专机等,以身作则建立清廉政府。但舆论对于他具体的施政纲领仍保持怀疑态度。

由于奥夫拉多尔的左倾政治立场,市场对其胜选反应消极。墨西哥比索汇率在他当选后应声下跌,商界也担心他会否采取国有化政策,以及基于民族主义信念,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再宣称要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之际,不会出力维护协定。尽管有委内瑞拉的前车之鉴,贫富悬殊越来越厉害的拉丁美洲国家民众,似乎仍热情拥抱民粹主义政治。盛产石油的委内瑞拉因为推行极左政策,加上贪污腐败,导致国家财政破产,钞票如同废纸,民生凋敝。但是拉丁美洲的统治精英阶级的集体腐败和无能,却不断助长民间仇富的反体制心态,让号称要劫富济贫的强人政治继续享有号召力。

左倾的奥夫拉多尔由于同时拥抱民族主义,作风强硬,也被西方媒体形容为“墨西哥的特朗普”。两人的共同点,就在于获得基层民粹主义力量的大力支持。这股基于厌恶情绪的力量,最大特征就是反对经济全球化所带来的贫富悬殊。墨西哥总统选举结果,因而部分表明自由贸易仍然没有让竞争失败的一方感到雨露均沾。即将在12月1日就职墨西哥总统的奥夫拉多尔,至今还没有勾勒出具体的执政纲领,但有理由相信,他大概不会对自由贸易的全球化有太多好感。在特朗普四处发动贸易战,颠覆既有国际经济秩序的当下,这显然并非吉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