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应对生活费压力须多管齐下

社论 

民生课题始终是最重要的政治课题。因此,最近水电费的相继调高引起社会关注,是很自然的事,加之现在社交媒体无孔不入,一些网民更是借机发挥,散播诸多情绪化的言论。这个课题尤须受到政府关注。国会议员在国会提出生活费压力的问题因此是适时的,而贸工部长陈振声也做了非常仔细的回答。

水电费的调整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措施,主要是成本和原油价格的上涨。虽然实际的调整数额不能算大,但其影响层面却涵盖家家户户,因此心理上的冲击远大于实际数字。有人担心,一些无良商家也会借机牟利,调高售价,造成连锁性的反应。这确实需要消费者协会和贸工部这些相关部门和机构特别留意。

平心而论,政府在平抑物价,协助国人应对通货膨胀和生活费压力方面,向来考虑得相当周全,处理方法也相对有效。简单说是多管齐下,相关措施可大致分为八项,即:确保经济具竞争力、维持新元强劲、扩大供应来源、促进竞争、抑制商业成本、提供援助计划、提高消费者意识和借助社会企业力量。

生活压力是个多面向问题,因此没有一种措施能单独奏效,但总的来说,最重要的措施是确保经济增长,让工作人士​的收入有所增加,而这种增加又足以抵消甚至超过通胀率。

从2010年至去年的八年间,年均消费价格指数(CPI,也称整体通胀率)虽是1.8%,但通胀率近年来其实较低,去年为0.6%,之前两年则出现负通胀。在这段期间,我国的家庭收入增幅超越通胀率,因此仍取得实际收入增长。陈部长指出,总体而言,过去五年的消费价格指数比之前五年来得低。2012年至2017年的消费价格指数,每年平均上涨0.6%,2007年至2012年的平均增幅则是4%。

值得注意的是,政府近年来不只关注总体指数,也开始更加精细地测量消费物价指数对不同阶层群体的影响。这样的测量方式,意味着当局能更加准确地了解不同社会群体所面对的生活压力情况, 也能够更加准确地把社会上特别需要帮助的群体辨识出来,给予针对性的援助。

以去年为例,属住户收入最低20%者承受的整体通胀率下降了0.1%;中等收入(中间六成)增加0.5%;最高收入的20%则增加0.8%。此外,当局还首次公布了以退休住户为对象的数字,这个群体的整体通胀率下跌了0.4%,但若排除自住型住房估算租金(年值)后,去年则上升2.1%,比其他收入的群体来得高。从这样的细分法,可以清楚看出,没有固定收入或根本没收入的退休人士所承受的压力最大。这也是为什么政府近年来着重于帮助年长者,除了提供建国一代配套外,也给予交通和医疗等津贴。但值得商榷的是,好些援助措施的主要依据是住户的住屋年值,这一年值随当局的估算逐年变动,不免也对一些本来应该得到照顾的退休人士,造成一定的不确定性。

陈部长在回答议员的询问中也透露,当局正在研究采取“群众外包”(crowdsourcing)平抑物价的可能性。所谓“众包”就是利用大量的网络用户来获取所需要的资讯。在资讯科技发达的今天,这不失为一种值得尝试的平抑物价的微观手段。比方,通过设立平台,让同个市镇的居民知道市镇内哪个咖啡店的食物最便宜,帮助居民比较,知所选择。

最后,诚如陈部长所指出的,生活费压力是个多面性课题,除了实际的通胀压力,也包括心理层面的因素。压力有时是来自个人过高的期望值与实际消费能力之间的差距。欲望是无穷的,因此,某种程度上,个人如何进行自我心理调适,社会如何协助个人进行心里调适,也是应对生活费压力工作的其中一个层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