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教育改革挑战重重

社论 2018年7月28日

教育部长王乙康日前出席新加坡经济学会晚宴时所发表的演讲,无疑是一次重要的政策性讲话,为今后教育政策的转向发出了明确的信号。其立论的重点是在于教育的经济角色。更具体地说,是教育应该如何为年轻人做好应对未来的准备。

他很详细地分析和阐述了教育制度将面对的四种改革张力,以及要如何求取平衡:其一,是教育的强度和学习乐趣之间的平衡;其二,是重视考试成绩但又不过分注重考试成绩;其三,是如何因材施教又避免不同特质的学生被贴上不同标签的问题;其四,则是如何平衡技能和学位的问题。

和其他亚洲国家一样,我国教育制度的一大特点是注重考试,尤其是小学离校试、中四和高中及初级学院的会考。此外,还有与会考密切相关的分流制度。一次会考可能就决定一个学生的升学命运,因此形成了极大的考试压力,出现了普遍的补习现象,以及为会考做好准备的考试重复操练。总的结果不仅仅是对学生、家长和学校造成巨大压力,课业负担,以及上补习班和做额外补习功课,整体上形成了部长所说的“努力的通胀”(effort inflation),这无疑也是一种极大的学习浪费。

过去有人形容这是一种填鸭式的教育,这种相对呆板的教育方式,显然难以激发学习热忱,发挥学生的创意和想象空间,也已无法适应今天经济发展的需要。平心而论,我国的教育制度很早就尝试各种改革,工教院今天的普及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这已经大大改变了早期纯学术教育的老路。近年来,从前任教长王瑞杰时期以来,教育制度便开始实行新的改革,如废除排名制度,强调每所学校都是好学校等等。

但是,总体来说,过度注重会考,甚至一考定终身的观念,至今仍然深入人心。在这样的学习心态驱使下,应付考试仍然被视为教育和学习的第一要务。大家是为升学而读书,而非真正为学习而读书,而在课业知识以外的其他生活经验却十分匮乏,课余生活也单调乏味。其结果是考试完毕,学习也跟着止步,大家有了一纸文凭就心安理得。这种偏差一来形成无谓的重复学习,浪费光阴,二来,也是更严重的,是扼杀了学生的学习兴趣,大大地局限了他们的学习范围,更遑论终身学习了。

我们可以这么说,在这样的教育和学习氛围里成长的下一代,实在很难培养出富有创新力和应变力的特质,也难以形塑乐于拥抱未知、敢于迎接不确定性的勇气与能力。面对日新月异的经济和科技形势的变化,这是严重的不足。因此,如何让学生摆脱“努力的通胀”,培养学习的乐趣,把更多宝贵的时间,运用在学习和掌握更多21世纪所需的各种技能上,是一个迫切的课题。

现在,教育部长已发出了改革信号,将会朝着新的方向迈进,但要改变人们长时间积累沉淀的旧观念肯定并不容易。如何制定和落实各种相关的配套措施,看来是一项浩大的工程。要实现上述四种平衡,也是挑战重重。因为这可能涉及考试积分制度的改变,升学标准的改变,教学方式的改变,以至整个教育和学习环境的改变、企业录用人才的标准等等,既要能革除不良的积习,又须保持一定的延续性,殊非易事。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改变已经开始。因此,无论是学校、家长和学生都须能接收教育部所发出的信号,逐步做出必要和相应的调整和改变。大家必须认识到,教育和经济是密不可分的,未来经济的需要是教育改革的原动力;而教育改革的成败,将决定我国未来经济发展的成败。这场改革任重而道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