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服役责任不可妥协

与英超球会富勒姆(Fulham)签订职业球员合约的17岁青年班杰明·戴维斯缓役申请遭国防部拒绝事件,在社会上引起不小的关注,尤其是网上普遍对班杰明表达同情,有人还发起签名运动声援他,甚至支持他放弃国籍追求自己的足球梦。国防部也自然成为众矢之的,被指责为扼杀一个足球天才的前途。前天在国会上也有六名议员就此事向国防部长和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提出了八道口头询问。

其实在这之前,国防部已曾表达了立场,对拒绝班杰明缓役申请的原由已有所说明,但争议没有平息下来,此事引起的负面反应也许是同类事件之最。在网络社交媒体的热议下,事件的真相并没有因此而越辩越明。

班杰明是在今年7月13日与英超球会富勒姆签约,国防部则是在6月11日知会他缓役申请不被批准的结果,他须在今年12月如期入伍。在已经被拒缓役的情况下,他仍与英格兰球会签约,显然是对成功上诉抱着极大希望。他的处境获得相当广泛的同情,一来是与英格兰职业球会签约是个难得的机会,是任何有志往职业足球发展的年轻人的梦想,足球迷也为此感到兴奋。二来,国防部初步给出的理由让人以为像足球这样的团体项目,有天分的运动员几乎没有缓役的机会,对他们是相对的不公平。因此,网上质疑国防部不近人情的声浪,变得非常情绪化。

国防部长黄永宏在国会中的答复,把事件始末交代得更加清楚。在我国的国民服役制度下,任何人申请缓役并非小事,国防部对每项申请都必须慎重处理,不能立下偏颇的先例。本杰明缓役申请被拒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根据富勒姆官方资料,班杰明是以英国国籍身份,而并非新加坡公民身份加盟球队。

黄永宏就这个事实的说明是个关键因素,班杰明和他的家长一开始对此并没有公开表明,再加上班杰明无法承诺几时回来服役,他的父亲也考虑让他放弃新加坡国籍,国防部很自然地得出他把个人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的结论。班杰明往英格兰球会发展之路,将来能否对新加坡足球作出贡献,已成为次要的因素。

每个人对前程有自己的规划和期望,这是理所当然的,相对于国民服役下的责任,适龄服役者必须以国家利益为重,但这并不是说个人前程与国家利益是互相矛盾。班杰明事件的根本问题,在于他本人缺乏履行服役责任的诚意,他若缓役将立下不好先例,引发的争论恐怕会更多。

国防部过去也有过许多灵活处理的例子,至今共有10名代表我国参加今年亚洲运动会的国民服役人员获准延后入伍,或可请假,为赛事做准备。除了亚运会,在2015年及2017年的东南亚运动会,国防部也让运动员延迟入伍,或让已入伍者请假,以便为比赛训练,这其中也包括国家足球队员。

新加坡今天更加重视运动员的培养,并赏识他们对国家荣誉所作出的贡献,因此,国防部会不断接到申请缓役的个案,一个以国家利益为优先并照顾到公平公正的原则,是当局审理缓役申请的标准。班杰明缓役被拒事件,已成为一个具有参照性的个案,它再次提醒国人国民服役是所有男性公民,不论是运动员或是其他领域的人才不可妥协的义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