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热室地球并非危言耸听

丹麦、澳大利亚和德国的研究员在一份报告中警告,即使各国能够实现《巴黎协定》中的碳减排目标,全球的平均气温还是可能上升4到5摄氏度,从而把地球推向危险且不可逆转的“热室”状态。这意味着,海平面可能在数十年内上升10至60米,淹没众多岛屿和威尼斯、纽约、东京与悉尼等沿海大城市。

当人们享有蓝天白云的气候时,大多数人很难理解这些研究的意义。或许有些人认为,这些“末世预言”若真的应验,也是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后的事情,因此它与自己扯不上关系。此外,他们也可能认为,科研工作者总爱危言耸听,情况没有那么严重。

然而,目前席卷欧美国家以及日本与韩国的热浪,赋予这些警告真实的意义。研究显示,越靠近北极圈的城市,气温上升越为明显。奥地利一名气候学家指出,阿尔卑斯山脉中的冰川融解速度之快,肉眼可见。另一名气候专家警告,在2060年后,热浪将成为夏季的常态。换言之,极端气候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可能比一般人预期的来得更快更猛。其实,全球各地近几年来都出现诡异的气候变化。

气候影响空气、水源以及土地。全球温度持续上涨,将引起连锁反应。旱灾与水灾频发交替,导致生态失衡,影响了农作物的生产以及人们的起居生活。此外,北极圈的冰川融化所带来的地缘政治的意义,也日渐受到重视。冰川融化可能为北极圈一带开辟新的航运通道,从而改变全球的政治格局。

不过,上述研究更为关注的是,全球暖化的趋势可能导致地球不胜负荷,从而使森林、海洋及土地无法吸收所有排放的碳量。这将导致气温上升,并引发地球其他系统发生连锁性的变化。到时,就算是人类不再排放温室气体,全球暖化也会进一步恶化,把人类推向不适合居住的“热气地球”。为了避免陷入这个厄运,我们有必要确保全球气温不超过工业革命前的2摄氏度。

其实,这个2摄氏度的临界点,也是《巴黎协定》设下的目标。目前,全球平均气温已比工业革命前升高约1摄氏度,并正以每10年0.17摄氏度的速度上升。虽然全球气温上升幅度越来越逼近2摄氏度的临界点,但是国际社会对《巴黎协定》的落实,还是没有达到共识。

不少国家着眼于短期的利益,对于《巴黎协定》阳奉阴违。美国特朗普政府退出了《巴黎协定》,并有意放宽汽车排气标准以保护汽车业,是全球对抗气候变化的一个大倒退。发展中国家也碍于资金问题以及经济发展的需要,无法对碳减排问题做出太大的承担。然而,极端气候变化已经造成人命伤亡以及经济损失。与其拨出大量资源应付气候变化带来的灾害,倒不如将这些资源用于防范极端气候的出现。否则,当全球气温达到灾难的临界点时,可能为时已晚。

尽管如此,气候变化影响全球,不论大国或小国都无法幸免。以新加坡而言,海平面上升对岛国的影响不言而喻,而诡异的气候变化也带来突发性的淹水问题。因此,我们在规划上,有必要做最坏的打算,宁可有过之而无不及,以减低极端气候带来的破坏。另一方面,在碳减排方面,我们需要一个更全面的计划,以引导国人共同面对这个问题。例如,要鼓励人们少用塑料袋,应同时提供更方便的替代方案。要人们妥善处置电子废物,应同时提供简便的废物处理方式。新加坡是一个小国,在碳减排方面能够发挥的国际影响力确实有限。不过,气候变化与我们息息相关,我们除了防范极端气候变化的破坏,也以身作则履行《巴黎协定》的减排要求。

要有效应对全球暖化问题,需要国际社会的通力合作。热浪、洪水以及海平面的提高,不仅是天灾,也是人祸。国际社会需要展示政治决心与远见,认真处理气候变化的问题。气候变化的灾难性后果,已经历历在目,再也不是喊狼来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