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土耳其经济危机潜在威胁

社论 2018年8月13日

为报复土耳其用间谍罪名扣押一名美国传教士,美国总统特朗普下令将土耳其钢与铝产品进口税提高一倍至50%和20%,导致土耳其货币里拉兑美元一度暴跌了22%。里拉大幅度贬值不但可能引发土耳其的经济和金融危机,更可能进一步波及大量借贷给土耳其的欧元区国家,重演2012年的希腊主权债务危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面对危机的民粹主义反应,重挫了市场的信心。埃尔多安刚愎自用的强人风格,恐怕会给危机火上添油,让冲击波扩散至土耳其境外乃至世界经济领域以外。

里拉贬值危机并非单纯源自特朗普的贸易制裁。自今年以来,里拉兑美元已经持续下挫,特别是连续执政15年的埃尔多安赢得今年6月的大选,连任总统且修改宪法大肆扩权后,市场对日益不顾经济现实的土耳其政府失去信心。里拉在2014年以2里拉兑1美元,下跌到2016年流产政变后的3里拉兑1美元。今年初进一步跌到4里拉兑1美元,上周则跌破5里拉;特朗普在8月10日宣布提高贸易关税后跌破6里拉,而且后市看跌。

市场抛售里拉主要还是因为不看好埃尔多安的经济政策。他不但削弱了中央银行的专业自主性,并且还在连任总统后委任女婿出任财政部长,同时取消了总理一职。面对7月接近17%的通胀率,埃尔多安竟然表示提高利率违反土耳其既有的经济政策目标。他在2016年10月形容利率是“剥削工具”,今年初更宣称利率是“万恶之母”。土耳其并没有多少美元外汇储备,因为埃尔多安下令收购黄金作为储备,可是金价在过去5年已经下跌了7.4%。

埃尔多安回应危机的方式,却是呼吁民众用黄金兑换里拉,并表示尽管华盛顿有美元,土耳其却有“人民和真主”;可是土耳其民众抢购外币的情况却有增无减。这些民粹主义的姿态,一方面显示埃尔多安的傲慢和无知,以及其政治强人形象的虚有其表,另一方面也加剧了市场的恐慌。为了支撑经济,埃尔多安政府通过贷款刺激增长并且拒绝提高利率的做法,使得土耳其企业累积了大量外债,债务规模占国内生产总值约四成。借贷给土耳其的欧洲银行股价因而齐齐下跌,欧元兑美元在8月10日也下滑至14个月的低价位。土耳其的借贷者一共拖欠西班牙的银行833亿美元(1142亿新元)、法国的银行384亿美元以及意大利的银行170亿美元。

规模8600亿美元的土耳其经济虽然不大,却是希腊的四倍,是欧元区国内生产总值的6.5%。一旦土耳其借贷者无法偿贷,所可能引发的金融危机恐将大于2012年的希腊危机。还在因英国脱欧而焦头烂额、与美国的贸易摩擦稍微缓解的欧盟,势必因土耳其金融危机而再度受挫。投资者担心风险会自欧元区外溢至其他市场,造成亚洲股市全面承压。8月10日的日本股市跌1.33%,香港跌0.84%,韩国跌0.91%。

这场潜在危机更不乏地缘政治影响。作为北约成员,介入叙利亚内战的土耳其境内目前安置了300万难民。如果发生经济危机,这些叙利亚难民很可能涌向欧洲其他国家;同时不排除失业的土耳其人跨境寻找工作机会。已经因为中东难民涌入而开始出现排外情绪的欧洲国家,届时很可能干脆关闭边境,而那些无法应对的政府可能倒台,出现由极右民粹主义势力执政的情况。这些潜在的风险若相继发生,国际社会所要忧心的问题,就不仅是中美贸易战而已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