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澳洲政治殷鉴不远

早社论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8月24日在执政党党魁选举中,被内阁同僚、原国库部长莫里森取代。莫里森也因此接任总理一职,成为澳洲11年内的第七位总理。对于总理频繁遭党内逼宫下台的现象,澳洲民意极度不满。澳洲舆论分析,这与政坛文化和媒体生态的改变有关。尽管澳洲法制健全、经济健康、失业率不高,频换总理还不至于带来太大的政治不稳定。但是长此以往,恐怕会削弱选民对主流政党的信心,对澳洲的政治环境或将带来一定的伤害。

金融业出身的特恩布尔,政治立场属于中间偏右,因此不获自由党党内保守派的信任。由于自由党在7月的补选全军覆没,同在野工党的民调又持续拉近,党内对于特恩布尔能否带领自由党蝉联执政缺乏信心,促使了这一轮的党魁挑战。特恩布尔在失去党内支持后宣布不参选党魁,结果出现三角战,外长毕晓普在第一轮投票中被淘汰,由莫里森和前内政部长达顿对决,结果莫里森以45票对40票胜出,当上党魁并接任总理。

澳洲总理由党内而不是全体选民决定替换,并非自由党独有的问题。在2013年失去执政权的工党总理陆克文,该年也是靠党内逼宫,取代了澳洲首位女总理吉拉德;而吉拉德则是在2010年,通过同样的宫廷政变手段把陆克文拉下台。在2013年率领自由党打败陆克文的阿博特,执政不到两年,就在2015年9月被党内的特恩布尔取代。难怪《澳大利亚人报》总裁格雷公开抱怨说,自己才五岁的儿子,一生人已经见证了五任澳洲总理。

宫廷政变不断,同澳洲的政治生态变化息息相关。当地分析指出,从政者的职业化使得很多国会议员行事更带私心。越来越多候选人不是来自私人业界,而是长期投身政治,或是担任党工出身,或从事政治游说事业。他们没有政治以外的事业经验和视野,也因此缺乏在政界以外谋生的能力。所以,如何确保自己不会因为跟不上政治风向的变化而落选、失业,超越了他们为民服务的动机。一旦总理民调下降,就能够轻易策动这些焦虑的议员在党内倒戈。

媒体的民粹化倾向则加剧了问题的严重性。一些媒体就公共课题动辄发布民意调查,而且民调次数越来越频密,使得那些担心丢失饭碗的议员更加缺乏安全感。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可能导致他们条件反射的回应。所谓民意如流水,更关注自己生活的普通人,无法对公共课题有全面的认识,从政者因此有责任深入了解课题,从更大的利益来判断和决策,而不是被民意牵着鼻子走。不幸的是,如果从政者担心的只是自己的事业前途,他们就无法履行本身的义务。

从政者自保的本能也使得他们更容易拉帮结派,在党内形成互相倾轧的派系。那些遭逼宫的总理在下台后,仍然留在政界。这进一步导致个人恩怨提高了宫廷政变的概率。不难想象,换总理犹如走马灯那样,对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和选民的尊严是多大的嘲讽。总理人选在密室决定,而不是定期由选民推举,很容易让民众对政党政治失去信心。自由党和工党的党员人数从1950年代的20多万人,急剧下跌到当前的5万多人,就反映了这一危机。

对于身处一党长期执政的新加坡人而言,澳洲的经验无疑有相当的借鉴意义。相较于一党长期执政的一端,走马灯总理则又是光谱的另一端了。前者或有被批评之处,后者同样不可取,如何避免过犹不及,应当是国人在观察澳洲政治闹剧时所应反思的地方。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