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罗兴亚血腥事件一周年

社论 

缅甸安全部队去年8月,对若开邦的罗兴亚穆斯林展开血腥镇压行动,导致70万人大举出逃的事件备受国际关注。在事件满一周年之际,联合国独立调查团发布报告,指出缅甸军事首领包括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须为若开邦北部发生的种族灭绝行为受到调查和起诉。这些军事将领也应就若开邦、克钦邦、掸邦发生的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行受到调查和起诉。

报告中罗列了罗兴亚人大规模遭受的暴行,包括谋杀、强迫失踪、折磨、强奸及其他性侵犯行为。报告指出,大规模的轮奸事件发生在若开邦多个村落,有时多达40个女性同时惨遭轮奸。报告说若有“任何具有能力和公信力的机构愿按照国际惯例和标准来追究责任”,调查团可以提供一份更长的被告名单。

缅甸军人领袖在罗兴亚问题上的态度,长期面对西方的抨击,但他们面对指控时经常都有一套说词。在国内,他们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引来任何道义上的谴责。一般缅甸民众的立场跟军人的立场并不是对立,对发生在若开邦、克钦邦、掸邦的血腥事件的受害者缺乏同情心。不只是缅甸政府、军人,缅甸人民都不承认这些来自孟加拉的移民的后裔,在缅甸土地上的合法权益,也否认缅甸有“罗兴亚”这个少数民族。国务资政翁山淑枝即使在西方压力之下,也无所作为。因此联合国报告也把矛头指向她,说她“没有使用国家元首的职权和道德权威去阻止事情的发生”。

根据缅甸宪法,内阁中的内政、国防,以及边境安保等三个权力巨大、财力雄厚的部门首长,必须由武装部队总司令任命。宪法还规定,各级议会中约四分之一席位保留给军人。这些规定保障了军方在民选政府上台后的实权和地位。所以,国际社会希望缅甸的民选政府能够对军人发挥制约作用,是把问题简单化。

头顶着诺贝尔和平奖光环的翁山淑枝一直处于尴尬的处境,但对于罗兴亚人的地位问题,民盟政府和军人其实并没有明显的矛盾,他们同样否认有种族绝灭的事发生。一周前应邀在第43届“新加坡讲座”(Singapore Lecture)发表演讲的翁山淑枝,始终并未提及“罗兴亚”这个字眼。缅甸和孟加拉今年1月签署协议,同意两年内遣返愿意回去的罗兴亚人,可是遣返的事一直拖沓着。罗兴亚人担心个人安全与自由,以及公民权等基本权益缺乏保障而不愿回去。这也正中缅甸政府的下怀,看来缅甸会继续以拖延遣返的策略,造成罗兴亚人回不去的既成事实。

新加坡和亚细安的立场是,鼓励缅甸和孟加拉坚守共同承诺,让流离失所的难民能够即刻安全和有尊严地自愿回归家乡。亚细安必须积极推动这方面的进展,因为,本区域国家不愿意再看到罗兴亚难民危机再现,而面对棘手的人道问题。

翁山淑枝目前的工作重点是寻求全国和解,她必须维持民盟政府与军人和平共处的关系。因此,军人在国会和各级议会里占有一席之地。这种分享权力的模式,假以时日将成为缅甸的政治体制。联合国调查团的恫言起诉,对缅甸军人领袖是最新一轮的压力,也是对民盟政府的压力。

在处理罗兴亚问题上,缅甸军方有恃无恐,而民盟政府态度暧昧,在西方眼里也将被视为对军人的放纵。军人与民盟两者在罗兴亚问题上的利益渐趋一致,将使缅甸失去国际道义上的支持。长此下去,缅甸的经济发展仍难走出一条康庄大道。罗兴亚人的生存环境若继续恶化,缅甸恐怕还要重新面对西方的制裁,这是亚细安最不想看到的局面。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