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人兽冲突的破解之道

社论 

本月28日下午,榜鹅培道中学外发生了野猪袭击孕妇的事件。见报的照片显示,伤者右腿有明显伤口,鲜血直流,相当骇人。野猪在慌乱中跑进中学对面的公寓,最终由赶到现场的关爱动物研究协会人员注射镇定剂后带走。这至少是过去一年内第三起曝光的野猪伤人事件。我们不确定野猪是否越来越多,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频频走出栖息地,走进住宅区,人兽冲突将会增加,有关当局和非政府组织有必要携手找寻解决方案。

关爱动物研究协会猜测,伤人的野猪很可能来自附近的罗弄哈鲁士沼泽区。那里正在进行工程,可能导致野猪误闯住宅区。事发地点是车多人多的榜鹅中路,距离树林有一段距离,附近还有一家繁忙的油站,所以居民对于野猪在那里出没感到相当惊讶。去年11月,一只野猪在交通繁忙的榜鹅大道引发车祸,被警员开枪射伤后带走。

随着榜鹅和登加新镇陆续推进开发力度,森林边界不断往后推移,野生动物栖息地不断缩小或被分割成小片林区,找不到食物或配偶的动物被迫转移栖息地。榜鹅及周边地区近年来猪踪频现,罗弄哈鲁士一带、科尼岛和榜鹅尾都曾有野猪出没。政府发展榜鹅北岸区,可以预见野猪栖息地将进一步受到局限。此外,榜鹅的树林与其他森林没有连通,野猪只能穿过住宅区迁移。

登加新镇毗邻相对低度开发的西北部和中央集水区,建成后难免会有野生动物出没。当局有必要提醒居民做好心理准备,了解自己即将迁入的居住环境。同样地,建屋发展局近日推出的榜鹅北岸濒水预购组屋就在科尼岛出口处,将来居民或有更多机会与野猪近距离接触。

李光前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线上期刊《新加坡的自然》一篇2010年的论文指出,新加坡有552只野猪。由于野猪在本地没有天敌,因此有理由相信它们现在的数量增加不少。2012年,贝雅士蓄水池下段曾“猪满为患”,国家公园局展开捕杀行动。当时公园局估计,那里有80至100只野猪,这个数目可能在一年内翻倍,而那里的生态系统最多可容纳七只野猪。由此可见,当局和非政府组织应携手对榜鹅一带的野猪展开更详尽的调查和研究,掌握它们的数量、栖息地和迁移路径等信息,以控制可能升级的人兽冲突。

不可否认,对于野猪数量的控制,不同组织有不同的看法,但应达成的共识是,人兽必须和谐共处,当人兽不能和谐共处时,两者的安全都应该受到保护。在这样的前提下,非政府组织和有关当局有必要研究如何同时保护人与兽,包括加强不喂食野猪的公众教育和对数量的控制办法达成共识。究竟应该采取绝育、捕捉迁移或捕杀手段,各方应详细探讨。

捕杀行动可能不符合当前民情。公园局2012年捕杀野猪的行动,曾引来不少动物和大自然爱好者的反对。关爱动物研究协会2015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约15%的受访者反对通过捕杀野生动物来控制它们的数量。新加坡自然学会2012年表达立场:为了保护生物多样性和栖息地,捕杀有时是野生动物管理的必要策略。无论如何,不论采取何种手段,防止野猪误闯住宅区,既是保护居民的安全,也是保护野猪的生存。

新加坡作为高度城市化的岛国,近年来因为致力于绿化及活化环境,使得钢骨水泥森林出现了不少野生动物,四脚蛇、水獭、野猪等越来越常见。人兽共享700多平方公里岛国,成为纪录片制作人喜爱的话题,英国广播公司、国家地理频道等都曾摄制本地野生动物与人类和谐共处的纪录片,不少国人也引以为傲。

然而,人兽近距离共享居住环境,冲突只会越来越频密。在印度,花豹、老虎等走入城市或村庄和人类发生冲突已多到不是新闻,至于“野象和人类的战争”,造成的伤亡更为惨重。根据该国环境局的数字,过去三年有超过1000人被老虎和野象夺走性命。庆幸的是,本地最凶猛的野生动物只是野猪,不是老虎、野象或豹子。不过,如果不及早控制问题,这类动物伤人事故会变得更频繁,严重性也会提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