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组屋99年屋契争议的情与理

社论 2018年9月12日

建屋发展局在一个星期前的预购组屋(BTO)销售活动中,推出4375个榜鹅尾和义顺组屋单位供国人申购,榜鹅尾组屋售价较高,但引来的竞争也较为激烈。榜鹅尾项目所有屋型单位的申购率都高于义顺,其中五房式和三代同堂组屋最受欢迎,每个单位有6.7人争夺。

榜鹅尾预购组屋更为抢手的原因,在于它毗邻海边和地铁站,周围地段也会发展成榜鹅数码园区。靠海的新型组屋是稀有产品,加上地铁站,市场上都看好它的长远增值潜能。

建屋局在推出此次组屋销售活动之际修改条例,国人如今购买组屋并向建屋局申请贷款时,可选择保留最多2万元的公积金普通户头存款。公积金条例的修改,给年轻购屋者更大的方便。

新加坡的组屋政策实施半个世纪以来,在世界上还是独一无二的,其他城市无法复制。新加坡的模式是政府的干预程度大,政策兼具稳定性和灵活性,最主要的是新加坡土地稀缺,和政府以人民的住屋利益为重。土地稀缺意味着,私人房地产也有很高的投资回报,政府若是把地点优异,如毗邻海边、河边、公园或是地铁站的地段,供作私人房地产发展,肯定比建组屋更有经济上的效益。像榜鹅尾这样坐拥海景和地铁站的地点,不建豪华公寓,卖给有钱人,而是由政府为中下层人民建屋子,这样的“社会主义”在其他城市可能是不可思议的事。这也是为何新加坡模式很难在其他城市复制的关键因素。

政府在土地的应用上主导长期的规划,屋契为99年的组屋才能以相对便宜的价格卖给国人。围绕着组屋的其他设施,如公园和集购物、娱乐、休闲与体育设施的中心,以及学校、社区医院等等,都成为新型组屋区内的组屋增值因素。如果旧时代的组屋或是今天的新型组屋不是99年屋契,中下层的国人当中又有多少人购买得起?

目前社会上和社交媒体上有关99年屋契正当性的争议,固然是因为组屋政策已有半世纪之久,最老的组屋区也有50年,部分人开始担心组屋到了70年、80年的时候,屋价只会一直往下掉,最后还可能“归零”。在屋价高峰期买来的组屋住越久越贬值,这样的忧虑有一定的根据。所以,李显龙总理在不久前的国庆群众大会演说,针对组屋政策作出重大宣布,政府未来将推出“自愿提早重建计划”(VERS),让居民在一些组屋屋龄达到70年时,投票决定是否集体将屋契卖回给政府;政府也会扩大组屋翻新工程规模,所有组屋在99年的寿命中都会获得两轮翻新。然而,有关99年屋契的争论并没有平息,甚至还有人挑战政府的说法,认为购买组屋者只是租赁者,不是拥有者。

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前天在国会答复多名议员提问时说,没有被选中加入“自愿提早重建计划”的旧组屋,或投票选择不参加此计划的居民,在组屋99年屋契到期后,会得到政府协助,寻找其他组屋居住。政府也不排除会让私人发展商参与这项新重建计划的可能性。政府目前仅能对“自愿提早重建计划”作出原则性的保证,有关计划至少要等多20年才有机会实施,政府还有时间去作深入研究和制定细节,最重要的是它必须能消除人们对高龄组屋的负面看法。

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次长孙雪玲,在96.3好FM电台与民情联系组的对话会上说,市场未来会自我调节,短屋契组屋仍可吸引一些群体购买,因此仍有一定价值。她的看法有相当的逻辑,基本原因是新加坡土地稀缺,而买家们的条件和需求也各不相同。然而,新加坡经济若是转型失败,政府财力有限,则民生受影响的范围就更大了。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