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加大力度鼓励婚配和生育

社论 

总理公署国家人口及人才署日前公布的《2018年人口简报》,再次凸显了一些令人担忧的人口发展趋势。公民新生婴儿人数持续下滑,更多的适婚青年男女保持单身,迟婚的趋势也非常突出。

此外,我们也知道,我国的人口还面对好几个其他严峻的发展趋势,包括:人口老龄化加速,每年的死亡人数逐渐攀升,整体生育率多年来持续低下,年轻家庭少子化和迟生育等。而且,这些趋势看来都难以逆转,对新加坡长期的发展委实不利。

根据简报的数据,去年共有2万4417对国人共结连理,略微超过过去10年的平均数(2万2500对)。但与此同时,几乎所有适婚年龄段的未婚者比率,跟10年前相比都提高了。其中,25岁至29岁的女性公民更有近七成未婚。

2007年时,这个年龄层的女性有60.9%云英未嫁,去年比率增至68.1%即提高了7.2个百分点。30岁至34岁的女性,未婚的比率也增加3.9个百分点,达到32.8%。40岁至44岁年龄层的比率则增加3.8个百分点,达到18.1 %。

从这个延后结婚的趋势看,单身女性在上述各年龄层,尤其是25岁至29岁,不代表她们多数人会一直保持单身,只是会更迟结婚。对这个群体的女性保持单身或迟婚的原因,我们有必要做更全面深入的探讨,以便确定个中的原因,并对症下药,采取更多奖励措施。

正如有学者所指出的,政府已经推出许多亲家庭政策,因此下一步应该是深入了解年轻人选择单身的原因。若是因为他们把大部分时间花在工作上,或许政府可以考虑在同个工作区内举办更多社交活动,协助单身者扩大生活圈子。

因为国民服役的关系,年轻女性一般比同龄男性更早进入职场,相信这多少影响了她们物色终身伴侣的机会。如果她们错过了在大学阶段找对象的时机,进入了职场,由于生活圈子相对缩小,找适当对象也会变得更加困难。这应是女大学毕业生不婚率特高的主要原因之一。

当然,女性教育程度普遍提高,并在经济上独立,也是难以找到心仪对象的主要原因。但这是无法逆转的。我们已不可能回到男尊女卑的时代,这要求男性改变一些顽固的观念,比如婚后必须与妻子分担家务。而有关当局可做的,或许是加大力度,通过人协等组织,继续扮演红娘的角色,扩大单身职业女性的社交圈子。现代女性也应受到鼓励,改变传统观念,参加更多的社交活动,并采取主动寻找自己的幸福。

适龄不婚的现象也存在于男性群体中。25岁至29岁年龄层的男性,单身的比率也从10年前的77.5 %增加到去年的80.7 % 。其他49岁以下的各年龄层男性的单身比率同样有所增加。这说明多数男性同样也不想太早结婚成家,尤其是在25岁至29岁这个年龄层,刚进入职场不久,或是处在事业起步阶段,即使已有了对象,也宁作更长远的规划。

学者的另一观察,是现代年轻人都不想有太大的家庭负担,而且会很关注养儿育女费用的问题。由于夫妇都不想因结婚而影响个人的职业或事业,因此,婚后也往往会推迟生育。这是政府可以加大力度设法缓解的环节,比如加快增设托儿设施(尤其是在年轻夫妇居多的新镇),提高各种育儿和教育补贴,给予已生育的在职妇女更大的税务回扣等等。据学者的研究,过去这些年来所实行的各项奖励措施,确实收到一定的成效。因此,鼓励婚配和生育的工作必须继续加大力度,竭力而为。

不过,男婚女嫁和生儿育女涉及的因素复杂多端,不可能通过单一措施解决,除了政府应不断完善各种亲家庭措施,个人、企业等也有必要做出相应的调整,如改变过时或错误的观念,提供更多灵活的工作安排,学习工作与生活的平衡等等。总的来说,人口问题影响到整个国家的社会、经济等层面,这不应只是政府应该忧虑处理的问题,只有通过社会各个层面的关注和协作,我们才有可能扭转已出现的各种不良发展趋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人口下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