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全球经济乌云密布

社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下调了今明两年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测,从六个月前预估的3.7%降至3.5%。它指出,在过去六个月里,金融体系面临的短期风险有所增加。贸易纠纷已经升级,一些国家的政策不确定性上升,而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金融稳定风险显著上升。另一方面,全球债务增加,导致全球经济的中期风险居高不下。

今年适逢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10周年,国际货币基金的悲观论调难免令市场担忧,下一轮的全球金融危机是否近在咫尺。从最近贸易战升级以及新兴经济体货币暴跌的情况显示,这并非是杞人忧天。尤其令人担心的是,全球是否有足够有效的工具,应对下一轮的经济衰退。

首先,美国与中国这两个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在贸易纠纷上还没有平息的迹象。美国已向中国进口货物总值2500亿美元加征关税,并恫言将另外对2650亿美元的中国货物加征关税。换句话说,美国将对所有的中国进口货物加征关税。尽管中国表示,贸易战没有赢家,但是中国也采取相应的反制措施。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随着贸易战的冲击渐渐显现,中国明年的经济增长将下跌至6.2%,是1990年以来的最低增长率。如果贸易战全面爆发,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可能再削减至少一个百分点。它指出,贸易战造成不明朗的局面,可能促使企业延后或放弃资本投资,导致投资与需求增长放缓。美中两国是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贸易战因此将拖缓全球的经济增长。

中美贸易战的恶化,反映了两个大国的战略竞争。美国总统特朗普采取关税措施,向中国进行极度施压,而中国则表示不会在关税大棒下低头。中美双边关系陷入了崛起强国与既成霸主之间的“修昔底德陷阱”,而贸易战也蔓延至其他领域。贸易战成为常态,将影响全球的供应链布局,推高生产成本,对全球经济增长没有好处。

其次,在全球经济增长不平衡的情况下,美国加息的步伐加快,对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济构成巨大压力,导致金融风险大幅度提高。在上一轮的全球金融危机后,发达经济体推出了超低利率以及宽松货币政策,推高了全球的资产价格,也导致债务急速增加。目前,美国利率进入上升周期,货币政策的反向操作导致美元汇率上升,并吸引资金回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自今年4月中以来,大多数的新兴经济体由于资金外流,出现流动性紧缩的现象。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资金外流,导致货币下跌。为了扶持货币以及制止资金外流,新兴市场经济体被迫提高利率,从而制约了经济增长的动力。那些经常账目出现赤字的新兴市场经济体,没有足够的外汇储备捍卫货币,经常成为货币投机者的袭击目标,并影响金融体系的稳定。

在很大程度上,目前全球经济乌云密布,反映了多年来超低利率以及宽松货币政策下所累积的金融脆弱性。全球平庸的经济增长,助长了贸易保护主义以及反全球化浪潮,而这又倒过来拖缓经济的增长。此外,上一轮全球金融危机后累积的债务问题,限制了许多国家在应对经济问题方面的回旋空间。在这个压力下,不少国家选择内视的保护主义以及以邻为壑的政策。这为全球的经济增长,添加许多不确定性。

贸易战以及全球经济增长不平衡,并非周期性的问题,而是有深层的结构性因素。这可能引发地缘政治冲突的风险,使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的困境。我们有必要做好准备,应对这个不安的局面。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