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如何维护自由贸易

社论 2018年10月22日

在刚闭幕的亚欧会议上,抵制单边主义与贸易保护主义成为关注焦点。美国对中国所发起的贸易战,让全球自贸体系乌云笼罩;当前国际秩序所仰赖的合作及交流的氛围,也可能因此转为零和竞争甚至对抗。出席会议的李显龙总理指出,连欧洲国家都担心被迫在贸易战当中选边站,可见形势之严峻。自由贸易和多元主义是代表经济全球化的主流价值,鉴于越来越显著的逆全球化趋势,既得利益者有必要反省和检讨这两大价值,以维护既有体系的存续。

就在会议举行之际,南美洲国家洪都拉斯一支由数千人组成的难民队伍,正逼近美国南部边境。他们为了逃避家乡贫穷的生活而北上,至今已经徒步穿越了邻国危地马拉进入墨西哥境内,不日将抵达美墨边境。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恫言将动用军队保护边境安全;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和墨西哥三国政府也因华盛顿的政治压力,尝试阻挡难民潮北上。特朗普因承诺在美墨边境筑起防止非法移民入境的围墙,而当选美国总统。洪都拉斯难民危机进一步凸显其政见的正当性。

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政治前景,则因为同样的难题而趋于暗淡。她的联合政府成员党基社盟在10月14日巴伐利亚州议会选举中惨败,失去了60多年来在该州单独执政的地位。反对接受难民和移民的德国选择党,则首次进入巴伐利亚州议会。默克尔此前开放国门,接纳上百万来自北非的穆斯林难民,引发了民意反弹,排外的民粹主义极右势力乘机崛起,动摇了德国的政治稳定。北非国家多因政治和经济崩溃,大量民众逃亡到富裕的欧洲,导致了欧盟在应对难民课题上面临分裂。

迫使国民大量外逃的国家和地区,都是在全球化体系中失败的一方。它们或没有成为自贸体系的一员而继续贫穷,或缺乏应有的政经体制和实力参加自贸体系,而被抛弃在全球化的进步洪流外。这显示自由贸易尽管整体上造福了世界人民,然而却不但在每一个国家制造了成功者和失败者,也在世界范围内制造了赢方和输方。这种利益分配的不平等,一方面在国境内形成贫富差距所带来的政治紧张,另一方面也在国际上导致难民潮。而两者都刺激了富裕国家排外的民粹主义,同时削弱了全球化的号召力。

除了要正视全球化果实分配不均的难题外,维护自由贸易体系者也不能忽视民众在物质利益之外的心理需求。难民潮的出现所引发的排外民粹主义,不光是民众担忧外来移民所带来的竞争压力,他们更害怕自身的文化传统和生活方式,因为大量异族的出现而遭到颠覆。这种因为身份认同所产生的威胁感,恐怕才是反对全球化以及自贸体系最主要驱动力。富裕国家的统治精英如果没能回应民众的这种深层不安,势必将发现民意对自贸体系的支持会越来越弱。

在这两大挑战中,后者或许是更难解决的问题,因为它不是单纯的理性所能够厘清的。无论是经济理论或实践证明,国际自由贸易能够增加总体财富,促进民众的生活素质。因为竞争而出现的贫富差距,可能还可以通过政策干预而适度缓解,但是当更多民众感觉到自己熟悉的生活方式,因为自由贸易而发生急剧的改变,甚至由于大量陌生人的涌入而可能流失,他们的反弹将会是激烈甚至是暴力的。

中美贸易战表面上是大国博弈的游戏,然而内里更是对后冷战时期的合作交流大趋势的清算。任何的行为总有代价,自由贸易也不例外。一旦越来越多人觉得代价不可接受,既有的做法自然难以为继。因此,要维护自由贸易体系的健康发展,各国精英在调整利益分配格局之余,也有必要意识到民众的不安情绪,并寻求应对之道。机会之窗正在收紧,如果不及时处理,逆流壮大后恐怕就不易力挽狂澜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