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冲击世界稳定

社论 2018年10月23日

美国总统特朗普10月20日宣布,美国即将退出在冷战时期与当时的苏联签署的《中导条约》,理由是莫斯科多年来没有遵守该条约。俄罗斯研发及部署9M729型陆基巡航导弹,射程超过500公里,最大射程超过2400公里,整个欧洲都在射程范围内;俄罗斯则指美国在东欧部署、应对伊朗威胁的导弹防御系统,可改为发射攻击俄罗斯的中程巡航导弹。

美俄近年多次相互指责对方违反条约,早已为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埋下伏笔。实际上,美国去年底已威胁要重启中程核导弹开发。俄罗斯外交部谴责华盛顿多年来“故意破坏这一协定”,主要目的是建立“单极世界”,即由美国霸权主导或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主导的世界。

美俄两国领导人里根和戈尔巴乔夫于1987年签署,次年生效的《中导条约》,禁止两国拥有、生产或试射所有射程在500公里至5500公里之间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以保障美国本土以及在欧洲和远东地区盟友安全。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继承这项条约,双方根据条约总共销毁约2692枚中程导弹。

但对美国来说,《中导条约》已不合时宜,而且绑手绑脚,主因是崛起的中国不受该条约约束,可自由发展中程导弹。据估计,中国拥有超过100枚包括东风系列的中程导弹。美国受条约限制不能发展新型武器,无法应对中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军事扩张,又不能坐视中国生产这类武器,选择终结并脱离《中导条约》,不再任由俄罗斯违反协议,也可能向中国发出强有力的信号。

这其实是特朗普去年初上台后,逐步撤出所签署的协定和国际组织的一部分。2001年布什宣布美国退出《反导条约》,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最近也阻止延长美俄2010年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谈判。分析认为,中国正大规模研制和部署中短程导弹,威胁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军事资源,美国选择退出《中导条约》,它在亚洲的国防政策或出现大幅调整,可能为本区域局势稳定带来冲击。

美国退出实施了30多年的《中导条约》,将让拥核国家在发展核武上没有上限。这对世界整个战略稳定体系是一次沉重打击,也标志着世界进入一个新阶段,各个国家将竞相部署中导和反中导武器。《纽约时报》就指出,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决定引发各方忧虑,担心这是否会加速美国、俄罗斯和中国这三个超级大国之间日益加剧的冷战行为。

美国2018年的国防预算增加到7000亿美元,比去年增加1080亿美元,是2002年以来最大的增幅。2019年美国国防开支将达7160亿美元,远远超过中国和俄罗斯。很显然的,美国将在多领域投入巨额资金,全方位打造新军事力量和展开新武器的开发;退出《中导条约》可让美国无束缚地发展高端军事装备。

俄罗斯已警告,美国单方面退出该条约“非常危险”,将招致俄方进行“军事-技术”层面的报复;中国也认为这是个错误的决定,因为该条约一直让欧洲免于核弹的威胁。现年87岁的戈尔巴乔夫更发声,指美国做了一个错误决定,将破坏他和里根结束冷战时期军事竞赛的努力,是两国裁减核武努力的倒退。德国外长马斯则指出,该条约30年来一直是欧洲安全架构的支柱,他敦促美国考虑退出条约可能面对的后果。

但特朗普看来另有打算,他的竞选团队涉嫌在2016年竞选运动中与克里姆林宫“串通”,“通俄门”事件一直严重困扰着特朗普。特朗普最近不时提及自己的历史成就,宣布美国将退出《中导条约》,有可能是为11月6日举行的中期选举造势。特朗普刚表示,他正在考虑一项针对中产阶层的“重大减税”提案,可能会在中期选举的前几天宣布。看起来,退出《中导条约》的决定,是特朗普的另一次退群,也是他朝“美国优先”和“让美国再次伟大”前进的另一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