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让社企化小贩中心可持续经营

社论 2018年10月24日

由社会企业经营管理小贩中心的做法进行了三年多,近日出现越来越多小贩对社会企业经营模式的不满与投诉,掀起舆论对这个模式可行性与可持续性的讨论。目前从各方的反应看来,这一政策未到应该废除的时候,相反,社会企业和小贩之间的沟通显然还有加强改善的空间,有关当局还可以对这一政策进行微调。

我们的小贩行业有过百年的发展史。开埠以来,世界各地的人到这里打拼,需要廉价的食物填饱肚子,路边摊应运而生。独立建国后,政府为了提升用餐卫生和便于管理,花了近20年时间,在全岛各地兴建小贩中心,把路边摊集中起来。因此,我们全岛各地都有小贩中心,每一座小贩中心都有不同的美食,大家可以在相对干净卫生的环境里,以低廉的价格填饱肚子。一些熟食小贩甚至建立起自己的名声,让每一座小贩中心都有一些摊位拥有一定的拥趸,用餐时间就会出现人龙,这是我们小贩中心的特色。

然而,不能否认的是,熟食小贩不是大部分人渴望从事的行业,随着人口老化、教育水平不断提升,这个行业确实出现传承困难的问题。小贩中心必须跟随时代而进步,小贩行业的传承、小贩食物的创新、小贩中心的更新换代等,都要有专人推动。国家环境局作为小贩中心的业主,有这个责任和义务。当局因此在三年前选择试点通过外包的方式,从私人界寻找创意,来推进这项工作。

但是,当局也要确保小贩中心依然是“负担得起”的饮食场所,不能让小贩中心都升级为食阁,所以获得小贩中心经营权的企业必须以社会责任及公共利益为前提。本地目前有114座小贩中心,环境局从2015年起,让社会企业经营管理其中的13座,接手这个任务的饮食集团包括肥雄、职总富食客、Timbre、咖啡店投资及口福等。

社会企业应用商业策略,最大限度地改善社会和环境福祉。经营小贩中心的社会企业也可以追求利润,但不能以利润最大化作为它的终极目标,更不能忘了它们最重要的使命是带领小贩变革和赶上时代的步伐。这意味着小贩中心各个参与者必须经历很多试错,在前面几年肯定要不断调整运作方式。

从目前的一些反馈可以看出,小贩和社会企业的沟通出现问题。有的小贩向媒体投诉合约过于严苛,经营成本因为各种直接或间接的费用、有形或无形的压力而上升。有自称父母当小贩数十年的网民说,社会企业仿佛在欺负或压榨小贩,宁可父母的食谱就此失传,也不愿就此被控制。这与小贩中心社会企业化的初衷背道而驰。然而,必须承认的是,社会企业经营小贩中心也有正面的意义,例如有越来越多年轻人更愿意投身小贩行业。一些小贩受访时也表示,遇到问题可以直接找管理员,事情比较容易解决。

小贩中心改由社会企业经营,运作上肯定会有变化,各方都需要时间和精力去适应。社会企业的经营策略讲究透明化、制度化,合约细节多,必须遵守的条例也多,这与政府管理的方式可能略有不同,后者的小贩基本上是自己当老板,自由空间相对较大。

社会企业经营小贩中心是一种改革和传承小贩行业的新尝试,在这过程中,每一个参与者都有义务贡献一份力量,包括小贩、政府、社会企业和食客。社会企业应保持沟通管道畅通,不能以合约及条例作为挡箭牌,对人对事应该更加灵活和通融处理,在这个试错阶段找到可持续的方式。我们不可能要求社会企业以赔钱模式经营,否则它们将失去可持续的动力。小贩应努力适应变化,尤其是好的改变;食客要价廉物美的食物,也要负起该有的责任,例如自动归还碗碟托盘;政府则负责保障各方的利益。任何新政策的制定与实施,必定经历磨合与试错阶段,这个举措只进行了三年,若现在就彻底废除,有朝令夕改、反应过敏之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