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安倍访华反映地缘政治变局

刚再度连任执政自民党总裁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10月27日结束了三天访华行程。这是日本首相时隔七年后出访中国,显示中日都有意解冻双边关系。这背后最大的推力,无疑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单边主义政策。

北京面对中美贸易战的巨大压力,必须从东京寻求发展所需的高新技术和资金;日本在加拿大、墨西哥和韩国相继同华盛顿签订城下之盟的新贸易协定后,也必须为自己的出口贸易未雨绸缪。安倍此行或许象征两国关系有望因此走出意识形态纠葛,向正常的大国交往发展。

陪同安倍访华的日本企业代表团成员超过500人,显示两国对修复经济关系的重视。中国总理李克强透露,中日企业达成了50项总值约250亿元的合作协议。双方也讨论了共同打入第三方市场等领域的合作。两国签署了总值约397亿元、为期三年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中国银行东京分行并获授权为人民币业务清算行。这将方便日本金融机构使用人民币。

北京这回隆重接待安倍到访,不但安排了十九响礼炮的三军仪仗队检阅仪式,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都会见了他,并且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中日友好条约》签订40周年庆祝活动;习近平也在钓鱼台国宾馆设晚宴招待安倍一行。

天安门广场则罕见地张挂日本国旗。中日领导人都一致表示,双边关系进入正轨。安倍说,希望同习近平一道,引领中日关系进入从竞争到合作的新时代。习近平说,随着国际形势的改变,中日的相互依存度在提高;世界的急剧变化,为中日加深合作提供机会。日本媒体报道,习近平向安倍抱怨说,他反对由美国领导的单极世界。

中国因为华盛顿贸易战以及在安全领域所施加的压力,而须利用日本作为缓冲的动机,可以从北京对日本的务实态度窥见一斑。中国此次非但没有在日本侵华历史上大做文章,更对日本内阁府副大臣左藤章等71名国会议员,于10月18日集体参拜靖国神社反应低调。对于日本在9月中旬首次派遣潜水艇和直升机航母,到南中国海举行军事演习,中国也没有强烈抗议。

日本更在安倍访华、中日建交40周年之际,宣布停止对中国的政府开发援助(ODA)。中国媒体肯定了开发援助对中国现代化的贡献。日本自1979年起,一共对华提供总值447亿元的贷款、拨款和技术转移。中国在2012年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双方回避一些困难课题以突出访问友好氛围的做法,显示“美国优先”主义如何迫使中日采取务实外交的现实。换言之,安倍访华虽然有助于调整中日外交基调,但并无法根本改变双方结构性的战略竞争。中国不强调存在主权争议的钓鱼岛/尖阁诸岛问题,但也没有就日本所关注的朝鲜核威胁有进一步的表态。习近平没有明确接受安倍邀请,出席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日本尽管同意两国在第三方市场合作,却避免公开肯定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

安倍在回国后随即迎接来访的印度总理莫迪。安倍力推的印度洋—太平洋外交,已经被特朗普升格为印太战略。国际舆论认为,其针对中国崛起的意图相当明显。

美国副总统彭斯10月4日抨击中国干预美国内政的演说,被国际媒体形容为“新冷战”的序幕。中美关系紧张,迫使北京必须寻求同周边国家改善关系,安倍访华正好提供了契机。日本虽然还必须依靠美国的军事保护伞,但是特朗普缺乏明确方向感的“美国优先”政策,特别是在对朝外交上的不按牌理出牌,让东京面对华盛顿贸易压力之余,也担忧美日同盟的稳定性。改善对华关系,有助于缓解这种不安定感。

因特朗普而开启的全球地缘政治格局变动,促使中日各取所需地务实改善关系。尽管双方结构性的矛盾,不可能在短期内解决,但中日友好,还是为区域国家所乐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