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巴西选举再显逆全球化趋势

社论 2018年11月5日

巴西选民以明显多数票,选出立场保守的强人型政治边缘人博尔索纳罗担任总统,除了当地政治因素如贪污腐败严重、社会治安败坏、经济萎靡不振等,也显示了逆全球化的趋势仍然强大。博尔索纳罗的当选非但颠覆了巴西的传统政治格局,也因为巴西作为南美洲最大经济体,以及金砖国家一员的地位,而具有超越区域性质的普遍意义。这股意欲矫正全球化弊端的潮流,随着巴西新总统的选出,已经变成左右今后世局不容忽视的力量。

军人出身、信仰天主教、63岁的博尔索纳罗虽然自1990年起就担任联邦国会议员,却并非主导巴西政治数十年的劳工党和社会民主党的一分子。这场选举的颠覆性意义,从得票率变化就可窥见一斑。博尔索纳罗所属的社会自由党在2006年参选总统时,得票率仅有0.06%。但博尔索纳罗这次却在第二轮投票中,以55.1%的稳定多数,击败对手劳工党候选人阿达(44.9%)。社会民主党候选人在第一轮投票时,就以4.76%的超低得票率遭淘汰。

在2014年的总统大选时,劳工党和社会民主党在首轮投票时还获得75%选民支持,但在今年的选举时,两党总得票率只有35%;博尔索纳罗的社会自由党则获得46%,差一点就直接当选。换言之,本届选举终结了劳工党和社会民主党的两党政治格局,开启了巴西政治的新时代。博尔索纳罗的选票结构也是普遍性的,他在男性、女性、白人、非白人、新教徒、天主教徒等选民群体,得票率都超越对手阿达,只在北部地区、教育程度只有或低于小学四年级,以及领取最低工资(享受福利政策)的选民群体输给阿达。

对政客贪污腐败的厌恶,是巴西选民唾弃劳工党和社会民主党的主要原因。劳工党前总统卢拉因贪污入狱,同党的罗塞夫在接任总统后,在2014年也因“洗车专案”调查,被揭露涉嫌贪污,并在2015年引发全国上百万人上街抗议。“洗车专案”调查的洗钱总额高达113亿美元,近50名前任或在任国会议员涉案,反映了巴西政坛的贪腐现象严重,让形象清廉的博尔索纳罗有机会崭露头角。

导致巴西两党制崩盘的另一个原因则是治安的败坏。根据联合国数据,巴西在2017年共发生了5万多起谋杀案,其暴力犯罪率高居世界前20名。博尔索纳罗主张让民众合法拥枪,放宽警察执法使用暴力,引起不少选民的共鸣。高犯罪率同经济不振有关,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在2015年下跌3.9%,在2016年又下跌3.6%,虽然经济在2017年稍有起色,失业率却高达12%,18岁至24岁的年轻人失业率更是惊人的26.6%。博尔索纳罗主张经济自由化,迎合了民心思变的大势。

西方主流媒体批评博尔索纳罗的强人政治性格,怀疑他或利用当下的民粹主义情绪,背叛巴西的民主体制,却忽略了巴西混乱的时局,使得人民渴望有强人出来重建社会秩序。博尔索纳罗被媒体形容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结合体,恰好反映了失去民心的各地传统政治精英,如何被政治边缘强人取代的趋势。这种政治强人和民粹主义的结合,本质上也是一股为保护国民利益而反对全球化的政治风潮。

博尔索纳罗公开推崇特朗普,并且仿效其排外的立场,质疑中国对巴西的“经济掠夺”,就凸显了各国民众对无法共享全球化果实的普遍不满心态。以“达沃斯论坛”为代表的各国全球化精英阶层,因而必须正视自身同普遍民意脱节的事实,反省如何实现国内更公平的利益分配,以期挽回流失的民意。否则,类似博尔索纳罗崛起的现象将一再重演,失去全球化利益和共识的国际社会,恐怕也将倒退回民族主义和主权国家之间的对峙历史。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