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人民行动党下一个挑战

刚落幕的人民行动党中委会选举及干部大会,被该党秘书长李显龙形容为行动党的“重要里程碑”“重大转折点”。这是因为新一届中委会出现了新旧人交班的迹象,象征行动党第四代领导团队逐步接棒。权力稳妥交接关系到任何团体的健康发展,行动党至今已经成功交棒了两轮。但是,要能够继续带领新加坡前进,除了确保党内团结,行动党还必须继承其“大屋檐”的作用,尽可能在党内反映社会日益多元的观点和利益,并且站稳代表中间多数的立场,避免边缘激进力量撕裂社会。

权力交接和内部团结,是一对互为因果的永恒政治主题。世界上许多执政数十年的政党,都是因为处理不好这一主题而下野。本区域最显著的例子,就有1993年日本自民党的派系出走、2000年台湾国民党的连宋鹬蚌相争,以及今年马来西亚巫统的马哈迪东山再起。这些执政党在朝时都领导国家发展,可是却在权力传承的脆弱时刻出现党争,削弱了力量而失去政权,印证了“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这句格言。至今,行动党成功地避免了上述命运,顺利交接权力而继续执政。今年的中委会选举及干部大会被看成是为下届大选部署接班,因此格外受到重视。

行动党第四代领导集体已经大致就位,但是同前三代相比,他们目前还缺乏足够的政治历练,也还没有充足的时间跟选民建立深厚的情感联系。前两次权力的平稳交接,都基于一个共同的因素——党内政治元老继续辅佐新人。建国总理李光耀自1990年卸任后就一直在内阁咨政,直到2011年,确保了两次接班过程风平浪静。尚穆根、颜金勇、维文、黄永宏等第三代领导成员当选中央执行委员,就继承了这一传统。同时,根据至今的经验,上一代的部分资深阁员相信也会留在内阁,维系政策的稳定。即将宣布的新一轮内阁改组,或将印证这一观察。

第四代领导班子的内部团结,不仅取决于个人的政治性格、抱负及团队精神,也在于他们的政治理念和价值。国家的进步与社会的成熟,也意味着利益格局的多元化。近来关于贫富差距的辩论、男同性恋性行为的除罪与否等争议,都反映了这个新局面。若加上社会原有的宗教、种族和语言等的原始断层,新领导团队如何在取得内部共识之余,对外说服国人在这些容易导致撕裂的课题上妥协共存,不但会左右行动党自身的前景,更会影响新加坡未来的国运。

因此,能否继承其“大屋檐”的作用,尽量吸收并代表社会温和、理性中间多数的利益,将决定第四代领导层乃至行动党的成败。观诸世界的民主国家,逆全球化的大潮已经掀起各类排外的意识形态,导致政治对立越来越深。相对于声量较低、散漫无组织的中间多数,社会边缘和激进、极端的政治力量,由于仇恨情绪而形成凝聚力,更容易组织动员来获取权力。行动党如何继续代表中间多数的利益,避免极端力量在党内的诱惑和拉扯而出现分裂,会是第四代领导层在新时代的最大挑战。

新加坡的建国历程跟行动党的茁壮蜕变几乎是同步的,行动党今后的表现对国家命运的影响,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当然,世界上没有万年的政权,特别是在民主体制,做不好就下台是理所当然。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能再度执政的党,就在于其有反省和改革的魄力。就如自民党、国民党等在经历挫败后重新振作而获得选民认可一样,行动党在2011年大选首次痛失集选区后,愿意放下身段聆听民意,采取一系列改革且更注重民生课题,终于在2015年大选得到选民强有力的委托。这一经验表明,第四代领导层要继续前人的志业,除了良政善治,别无他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