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马克龙政治前途攸关欧盟未来

象征法国首都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不复浪漫,在上周六(11月24日)爆发大规模警民冲突,示威者抗议总统马克龙政府准备调高汽油税。这场持续了超过一周的全国性示威,反映了马克龙所面对的国内政治困局。在2017年总统大选中以“体制外”身份入主爱丽舍宫的马克龙,执政不到两年就面对另一股自下而上的反体制示威,显示在当前民粹主义情绪高涨的欧洲,体制改革的不易。随着德国总理默克尔萌生去意,构成欧盟核心的德法体制也因为马克龙政治威信的流失,越发显得四面楚歌。

这场在全国600多个城镇爆发的示威活动估计有10万人参加,在巴黎的8000名示威者因打砸商店和焚烧车辆,同镇暴警察冲突导致约20人受伤,42人被捕。前一周六的全国示威者更高达28万人,他们主要封锁高速公路,阻止货车前往加油站、百货市场和工厂。法国零售业者估计,上周末的生意因此减少了35%,他们更担心如果示威持续,将影响年底圣诞节的买气。示威也影响了法国旅游业,巴黎铁塔因为示威而暂时关闭。

但是马克龙并没有退让的迹象,他一方面赞扬警察的表现,另一方面则谴责示威者;在表示坚持调高汽油税的同时,他也强调会正视低收入阶层的诉求。

在示威爆发之前,民意已经对马克龙感到不耐烦。根据最新的民意调查,马克龙的支持度已经从上任时的约60%,下跌到执政19个月后的26%。他的前任奥朗德和萨科齐在执政19个月后的支持度,分别是48%和29%,显示马克龙的政治困境。同今年初铁路工会的罢工示威相比,民意这回似乎更同情示威者。民调显示,接近75%表示能认同示威行动,但是52%反对示威手段,46%支持。法国民众越来越认为马克龙表现得跟传统政治精英阶层一样,所执行的政策只照顾富裕阶层。马克龙去年之所以胜出,就是拜这股反精英的民粹主义所赐。

马克龙调高汽油税是为了推动绿色能源,履行《巴黎协定》应对气候暖化的承诺。但是油价上涨打击最大的是低收入阶层,汽油税上调更因此被联系到物价上涨、贫富悬殊等课题,引发了法国民众对马克龙政治立场的质疑,示威者要求他下台。

眼下,法国财政赤字已经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6%,逼近欧盟所规定的不超过3%;其主权债务也相当于GDP的97%,超过2万2500亿欧元,规模仅次于经济同样放缓的意大利。因此,马克龙必须大刀阔斧改革,关键在于改革之痛如何分配——既有的税收和福利制度显然都有必要调整。

推动这次示威的民粹主义情绪,同样在其他欧盟成员国酝酿。执政13年的德国总理默克尔,此前因为联合政府的盟党输掉了地方选举,而决定辞掉党魁一职,并表示无意连任总理。她大开国门,接纳来自中东的百万穆斯林难民,引发了国内的治安和宗教和谐问题,直接促使排外的右派政治势力崛起,动摇了德国既有的政治体制。作为欧盟的两大支柱,法国和德国内部政治的纷乱,加上英国脱欧谈判无法排除协议遭英国国会否决的变数,以及意大利新组成的民粹主义政府同欧盟就罗马的预算案的对峙,都预示着欧盟未来还将处于风雨飘摇中。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前首席策略师班农近日积极奔走,联系欧盟各国的民粹势力集结,要在明年的欧洲议会选举抢攻席次,以夺回各国国家主权的大义名分,从内部瓦解欧盟的国际主义体制。作为欧盟的积极拥护者,马克龙的政治挑战,其实才刚刚开始。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