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基因编辑婴儿的道德困境

中国科学家贺建奎日前宣布,世界首例对爱之病免疫的基因编辑婴儿本月在深圳出生,形同在全球科学界抛下震撼弹。贺建奎团队利用“基因剪刀”编辑一对双胞胎胚胎的CCR5遗传基因,使她们具备爱之病免疫能力,而且此能力可以世代相传。贺建奎没有在任何学术期刊发布这项研究的论文,加上研究过程存在种种不透明,尤其明显触及科学道德伦理底线。这种扮演上帝的疯狂做法遭到全球科学界强烈谴责,中国政府也表明将展开调查。

有“基因剪刀”之称的CRISPR/Cas9,全名为“成簇的、规律间隔的短回文重复序列”,是细菌防御病毒入侵的一种机制。科学家在2012年发现这种机制,将之发展成基因编辑技术,可以对任何动植物的细胞基因组进行修改。由于成本低、操作相对简单,基因剪刀很快普及化。新加坡农粮兽医局今年中公开征求计划书,利用基因剪刀研发改良小白菜、菜心和芥兰菜种。以这个技术培育蔬菜,可以把对人体有益的营养成分编入菜种,过程可能只需几个月,比传统育种要花数十年快得多。

英国在2016年允许科学家使用基因剪刀,对人类胚胎进行基因改造,以改善人体对特定疾病的抵抗力或免疫力。然而,这牵涉到广泛和深入的道德伦理问题,所以只限于研究,实验胚胎必须在14天内销毁,绝对不能植入体内发育成人。尽管中国科学界也有类似的规定,但贺建奎的所为显然超越了这条底线。

由于贺建奎没有公开相关研究文件供国际同侪审查,加上参与试验的对象身份必须保密,所以不能排除存在造假的可能性。韩国科学家黄禹锡2004年声称成功克隆人,后来被揭发造假,名誉扫地。不过,如果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最终证实是真的,随之而来的道德伦理问题,是整个人类社会所必须共同面对的。这么做因此极度不负责任。

这项研究的道德伦理问题主要涉及两个层面。首先是那对基因编辑双胞胎。她们和她们的后代终身成了白老鼠,日后她们能否生育后代,恐怕也不是她们能做主的事情。这种试验不可逆转,而且会代代遗传,影响的不仅仅是那对双胞胎姐妹。有科学家已经指出,被摘除CCR5基因的人,可能更容易患上其他疾病,而且在基因编辑过程中出错的可能性也很高,她们日后可能出现其他生理问题。对于如何承担她们出现问题的责任,贺建奎团队和参与试验的父母显然没有考虑太多。

那对双胞胎姐妹是人类史上第一对基因改造人,是具有爱之病免疫力的“超人”。尽管目前主流观点无法接受基因编辑婴儿,但夫妻希望生育比自己优秀的下一代,是人之常情。在像贺建奎那样的疯狂科学家帮助下,多年以后人类社会确实可能出现基因编辑和非基因编辑两种群体,就像电影《X战警》里描述的情况。这是整体人类社会必须面对的道德伦理问题,因为基因编辑群体是“超人”,自然人则处于弱势,情况甚至可能演变成一种全新的特权阶级——即少数有钱人可以订制不会“生病”的后代,绝大多数穷人则付不起基因编辑费用,处境更为脆弱不堪。如此未来社会,公平性已荡然无存。

我们无法预知这种情况会不会成真和何时会成真,因为这取决于人类道德价值观的变化。道德伦理不是亘古不变的价值观,传统上我们基于宗教信仰、情感和历史文化形成道德伦理观,科学探索的结果则不断推翻传统观念。哥白尼的日心说、达尔文的进化论、试管婴儿等是典型的例子。

回过头来看本地,我们对于涉及干细胞、克隆技术、人兽嵌合体、基因、以人为研究对象等科研情况,设有多个环节的审查和管控措施,包括研究准则、道德检讨委员会、立法等。今年4月,生物道德咨询委员会针对线粒体置换进行公众咨询。不过,在针对基因编辑技术方面的讨论和规范,显然跟不上科学的步伐。

基因剪刀的出现,是科学探索的自然演进,肯定会逐步运用到农业、粮食改造、环境保护等方面;应用在人体上,虽然也是指日可待的事,但我们目前还没做好准备接受这个改变。悲观地说,现阶段要阻止基因编辑婴儿方面的尝试,恐怕还是得依靠科学家的自制能力、道德意识,以及对未知的敬畏而产生的谦卑之心。毕竟,即使法律能对疯狂科学家作出惩罚,也不可能将无辜的基因编辑婴儿一辈子关起来。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