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应对逆全球化所需的全盘战略

社论 2018年12月1日

全球化之风一度在美国的倡导下所向披靡,它带来了许多好处,也产生了新的问题。当前美国和中国的贸易战,英国的脱欧,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重新抬头等等,都和全球化有关,可以统称为逆全球化的产物。

面对这种逆全球化所带来的重重挑战,正如贸工部长陈振声日前在《海峡时报》全球展望论坛所指出的,所有国家都须做出一个至关重要的决定:是要采取必要的措施逆流而上,继续全球化,使大家从中受益,还是畏缩不前,为了短期利益而避开采取艰难的调整?

美国是全球化的始作俑者和大力推动者,曾几何时,在国内反全球化逆流冲击下,特朗普总统甫一上台便翻转以往的政策,反其道而行,雷厉执行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掀起了一股强大的逆全球化浪潮。

作为一个开放的经济体,新加坡显然不能走美国的道路。反之,我们必须坚决捍卫全球化和自由贸易,这是我国经济生存与发展之所系。我们需要世界市场,因此没有别的选择。关键是,我们应如何应对逆全球化浪潮的猛力冲击?

仰赖世界市场的新加坡受惠于全球化,但和其他国家一样,我们也面对全球化所带来的各种内外新挑战,须设法应对。对外是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的抬头,对内则包括:传统商业模式遭受颠覆,一些工作在全球化竞争中流失,工人技能迅速过时,新移民带来融合问题,以及社会贫富差距扩大等等。

对此,陈振声部长提出了六个应对策略,包括:与其他志同道合的国家共同维护和更新基于规则的全球开放贸易体系、建立多元化贸易伙伴组合、投资于数据和金融等下一代基础设施、打造新兴产业、帮助员工掌握新技能,以及缔造新的社会契约。前两项是对外,后四项则是对内。

这是到目前为止,我国政治领袖较全面的应对逆全球化的战略论述。其实,这六大策略在不同层次上都已在履行中,只是对一般人而言,它们之间的内在联系可能还不那么明显。它们对新加坡未来发展的总体重要性,因此或许也还没有得到充分的认知。

这些战略的落实,充满了挑战性。以对外的两项而言,虽然目前有不少国家都晓得捍卫自由贸易的重要性,但缔结自由贸易安排的意愿,往往也受到国内情况的制约,致使谈判进程艰难重重,进度缓慢。亚细安十国与中日韩、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正在进行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就是如此。RCEP的谈判始于2013年,最初的目标是在2015年达成协议。然而,最后期限已多次被推迟,原定在今年底完成的目标也已延迟至明年。

在这种情况下,新加坡必须做的另一项努力,是力求贸易伙伴组合的多元化,尽量开拓更多的世界市场,避免受到任何一个市场的制约。不把鸡蛋全放进一个篮子里是明智的做法。政府在这方面的努力也可谓无远弗届。前天首次到阿根廷进行工作访问的李显龙总理,在和阿根廷总统马克里会面时,便商讨了推进两国经济关系的课题。据总理公署发表的文告,两国在《双边投资条约》的谈判中,取得良好进展,双方期待谈判能在明年上半年完成。两国也同意在明年展开《避免双重课税协定》的谈判。

对内方面,投资于数据和金融等下一代基础设施、打造新兴产业,以及帮助员工掌握新技能,相信已是国人耳熟能详的经济重组课题。未来经济委员会,产业转型蓝图,技能创前程等,都已相继推出。

至于缔造新的社会契约来促进社会流动性和社会融合,以应对全球化所带来的阶级分化挑战,也可以说是进行式。加强群体主义,建立相互关怀的社会,促进社会流动性和社会融合是持久的社会工程,也应被视为应对逆全球化总体战略的核心。归根究底,只有全体国民精诚团结,相互提携,才能应对当前逆全球化浪潮所带来的诸多内忧与外患。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