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黄背心抗争凸显法国社会分化

社论 

法国总理菲利普12月4日通过电视直播宣布,暂停燃油税调涨措施六个月。这是法国政府对持续超过两周的全国性民众抗争的重大让步。表面上,这似乎是一心要落实《巴黎协定》全球减排努力的马克龙,遭遇既得利益团体的反击。但是,法国民众抗议提高燃油税的背后,却更多是发泄对于贫富差距扩大的愤怒。所以,这恐怕是对马克龙更严峻的政治挑战,因为它所代表的更可能是一种不满精英政治的民粹主义运动。

身穿黄色背心的法国民众为抗议政府提高燃油税,在全国举行示威,人数一度高达数十万,而且更在首都巴黎焚烧汽车和洗劫商店,同镇暴警察冲突,导致包括20名警察在内的上百人受伤,两百多人被捕,至今已经有4人死亡。巴黎著名景点凯旋门的历史雕塑遭暴民破坏。场景犹如巷战的电视新闻画面,震惊全球。这是法国十几年来最严重的暴乱,马克龙的政治声望也因而重挫。他此前还扬言不会对暴民屈服,最后还是被迫通过总理表示让步。

反对《巴黎协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事后借机嘲讽马克龙,发推文表示马克龙和法国民众本来就不应该核准协定,因为协定惩罚循规蹈矩的发达国家,却奖励污染大气的发展中国家。尽管马克龙确实有意用提高燃油税,来减少法国的碳排放量,但是黄背心抗争的原因,却和全球暖化课题风马牛不相及。法国抗争民众所反对的,是燃油税的提高更多打击了中下层民众,增加他们的生活负担。因此,黄背心抗争着眼的是社会的贫富差距,而不是气候变化。

这一判断有民意调查结果佐证。尽管高达86%的法国民众支持2015年签署的《巴黎协定》,11月28日的最新民调发现,80%的法国民众反对提高燃油税,66%支持抗争行动,只有32%反对。马克龙的支持度也从上任时的约60%,下跌到执政19个月后的26%。法国民众如今形容这位以“体制外”形象当选总统的投资银行家,是“富人的总统”。为了平息民怨,在暂停燃油税调涨措施之余,马克龙政府也暗示将在明年修订财富税,保障社会公平。然而分析人士指出,这可能已经来不及了。法国最大工会和学生组织均表示,将配合黄背心发动大规模抗争行动。

舆论分析认为,黄背心抗争行动是一场犹如阿拉伯之春那样,在互联网串联爆发的大规模民间行动,缺乏明确的领袖和纲领。黄背心运动较温和的诉求只是停止增税,而激进的诉求则要马克龙即刻下台谢罪。换言之,其性质有着强烈的反精英的民粹主义意识。极右的法国国民阵线以及极左的不屈法国党,都没能有效介入和主导这场抗争行动。

失业率高达9%的法国,民众税负也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当中最高的。在经济景气和社会文化单一的年代,由高税率支撑的高福利政策还受到欢迎。但是,随着经济增长放缓、政府债台高筑,加上不认同法国文化并拒绝融入的大量穆斯林移民入住,既有的福利政策已经难以为继。可是改革福利政策却又是个烫手山芋,以马克龙目前的民意基础,或许不易推行。

跟美国等相比,法国的高福利政策缓解了社会贫富悬殊,但是,全球化的推进让法国也难免富者愈富,贫者越贫。若再加上大量穆斯林新移民的涌入,社会的分化势必进一步加剧。这股民怨,正是两年前导致法国两大主流政党在选举中大败,把马克龙推上台的民粹主义大势。马克龙没能把握这股民意,使得自己沦为其政治对立面,无疑是极大的失算。法国社会分化不但将左右马克龙未来的政治命运,可能也会对欧盟的走向,产生深远的影响。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