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多重治理难题考验英法德领导

社论 2018年12月24日

欧洲多国今年面对民意不信任政府的困境,领导人声望重挫,来年恐怕危机四起。持续不断的难民潮及执政联盟在地方选举中接连失利,促使德国总理默克尔不再寻求连任;法国总统马克龙因黄背心运动,导致社会动荡被要求下台;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因脱欧谈判无结果被逼宫;2014年上台的比利时总理米歇尔不顾反对,执意签署联合国大会早前通过《全球移民契约》不得不请辞。

2009年爆发欧债危机后,南欧国家陷入经济停滞窘境,2015年难民危机则让西欧国家社会撕裂,近期政府和民意的信任裂痕扩大,2018年步向尾声,欧洲领导人支持度下降,多重治理难题更是考验英法德执政党。英法德三国在欧洲的领导力此消彼长,被称为三驾马车,现在这三个欧洲强国面对激进左翼与极端右翼政党的夹击,无法拿出能说服民众的改革政策。

欧盟缺乏能够将民众和成员国团结起来的共同议程,最新经济数据显示,欧盟国内生产总值(GDP)已滑落至四年来新低,第三季增幅仅0.2%,各种矛盾交织,导致国内民意分化,加上美国特朗普政府政策的转向,欧盟内部的政治方向也开始慢慢向右转,有些分析认为欧洲进入分崩离析的前夜。

持续不断的难民潮让欧盟难以承受,不仅导致各国面对安置压力,也带来防不胜防的恐袭压力,更激活了欧盟内部的民粹主义。默克尔一直为自己的收容难民政策辩护,但形势比人强,重重压力之下,也不得不紧缩难民政策,欧洲对于难民问题的态度预计将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反移民的德国另类选择党(AfD)2017年起利用社会对默克尔移民政策的不满快速崛起,今年10月份地方选举大败,意味着默克尔时代的气数已尽,在难民潮问题上遭遇理想和现实的困惑、以及道德和政治的冲突,执政13年的德国“铁娘子”默克尔选择急流勇退。

脱欧问题是英国上下迫在眉梢的大难题,也是欧洲担忧的焦点问题,距离明年3月29日脱欧倒数100天,但英国和欧盟仍没有达成任何协议,伦敦甚至来不及准备因应无协议脱欧。脱欧协议表决将于1月中旬进行,可能没有向着有利于伦敦的方向发展。尽管在党内反对派的不信任投票中获胜,2016年上台的特雷莎·梅已表示不会再领导保守党迎战2022年大选。如果最终无协议脱欧成为现实,或将对英国和欧盟的经济造成更大的不利影响。

2017年上台的马克龙赢了选举却丢了民意,今年11月17日至今群众走上街头反对调涨燃油税的黄背心运动,一些极左翼、极右翼群体和暴乱分子参与后,一些地区已演变成骚乱。这场巴黎10年来最严重骚乱进入第六个周末,民众的诉求已扩大为要求政府改善社会不平等。马克龙后来宣布多项福利措施,以缓解民众示威引发的经济和社会危机,但他的支持度已下滑至23%的低点。宣布一系列增加福利的措施,只暂缓当前危机,马克龙今后仍须面对更加艰巨的挑战。

另一个面对危机的是欧元区第三大的经济体意大利,今年第三季经济出现萎缩,为2014年以来首次。虽然意大利上个星期已就2019年预算方案与欧盟达成共识,持续一个多月的预算危机终于告一段落,但因国家债务负担超过2.6万亿美元,占GDP的132%,为全球第四高,超过希腊、西班牙、葡萄牙和爱尔兰的总和,意大利削减债务的道路依旧漫长。

欧洲目前面对的政经难题,是国际政治风向整体转变的一部分,国际目前更关注欧洲未来的经济走势。欧盟委员会预计未来几年欧元区经济增长将放缓,欧洲央行今年已经三次下调经济增长预测,行长德拉吉担忧欧元区经济增长前景正在转向下行。地缘政治因素、保护主义威胁、极右势力的崛起,难民潮及其他不确定性因素,将继续考验欧洲社会和领导人的应变能力,2019年或是欧洲“危机回潮”的一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