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美从叙阿撤军中东陡增变数

社论 2018年12月25日

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减少驻阿富汗美军人数,给中东地缘政治留下真空和增添变数。此举让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盟友认为它背信弃义,在叙利亚、伊朗和俄罗斯看来则是战略转机。对全球影响较大的是恐怖主义威胁,尤其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是否从此一蹶不振还不明确,若让它因而死灰复燃,对中东、欧洲乃至东南亚都不是好事。

特朗普12月19日突然宣布从叙利亚撤军,随即又宣布减少驻阿富汗美军人员,减幅可能多达一半。他的决定宣布后,在叙利亚的国务院人员随即在24小时内撤走,2000多名美军人员在60天至100天内撤退。特朗普说,打击伊国组织的行动“取得胜利”,所以决定撤军,但五角大楼表示打伊行动并未结束。

撤军决定让国防部长马蒂斯和协调打伊的总统特使麦格克感到失望而辞职。马蒂斯被认为是特朗普混乱内阁里的稳定因素,他的态度和政策走向,与华盛顿传统中东政策较一致,也是美国盟友可以信任的一员。他也被认为是大西洋两岸至今仍维持互信的关键人物。如今他离去,势必让特朗普政府进一步滑向混乱和莽撞,尤其是国防和反恐政策。美国舆论认为,现在撤离叙利亚,形同给了伊国组织整修和卷土重来的机会,也背弃了伙伴库尔德武装,让他们陷入被土耳其部队和叙利亚政府军围剿的危难之中。

特朗普的撤军决定,再次凸显了他的交易型个性、冲动的决策过程。他的中东政策缺乏连贯性,朝令夕改,政府内部也明显不协调,让盟友感到无所适从。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时承诺要减少海外战事和驻军,包括减少驻日驻韩美军、撤走驻叙利亚和阿富汗的部队。今年4月,特朗普说要尽快撤出叙利亚,9月时又说会无限期留在叙利亚,12月17日宣布放弃推翻叙利亚阿萨德政权,这些反复透露了特朗普政策的进退失据。

欧洲、土耳其、以色列等国都对美国决定撤离叙利亚和减少驻阿部队感到意外。有报道说,虽然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希望美国撤出叙利亚,但闪电撤军仍然让他措手不及。美军在叙利亚只有2000人,主要负责协调打击伊国组织,真正进行地面战的主要是美军支持的库尔德武装。在叙利亚的美军是一种象征力量,也是群雄割据的叙利亚的一支平衡力量。美军撤走,势必在当地留下真空,叙利亚政府军、反政府武装、土耳其、伊朗、以色列等将投入到地盘和影响力的争夺之中。

欧洲仍面对伊国组织的安全威胁,美国一下子撤出叙利亚,伊国组织若卷土重来,欧洲面对的恐怖主义威胁风险将提高。在阿富汗,欧洲在北约旗帜下也有驻军,如今美军大幅度减少,欧洲各国也可能无心恋战。

伊国组织现在控制的地区面积是全盛时期的1%,但五角大楼估计,这个国际恐怖组织仍有超过1万7000人的武装力量,而且撤退时卷走大批经济资源,停止打击将让它有机会东山再起。欧洲一直无法根治伊国组织的恐怖威胁。今年以来,法国、比利时及荷兰发生了一系列恐怖袭击,包括12月11日的法国斯特拉斯堡枪击案。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伊国组织若再次崛起,短期内可能吸引国际圣战分子赶赴中东,各地区面对的威胁可能下降,但长期而言对国家安全构成的危害更大。美国应该留在叙利亚协助当地重建,唯有重建经济,才能阻止当地人加入伊国组织。

特朗普不会完全放弃中东,他与沙特阿拉伯王室、以色列关系密切,也视伊朗为除之后快的眼中钉,所以在他治下美国会继续维护在中东的利益。只不过这种利益会变得更加狭隘,只有符合“美国优先”政策的才会得到特朗普政府重视,其他利益相关方可能难以拿美国及特朗普当靠山,必须另寻出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