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对普通医生的需求仍旧迫切

社论 2018年12月28日

监管并审批行医执照的医药理事会日前发布通告,宣布一项新条例,规定通过有条件注册(conditional registration)这一渠道成为正式医生的海外医科毕业生,如果不是直接进入专科,又没在本地完成一年的研究生实习(Postgraduate Year 1),就必须先完成一年的基础(broad-based)临床医学。

受新条例影响的包括,在海外学医毕业的新加坡籍和外籍医生,他们必须在监督下从事一年的“基础医学”,吸取家庭医生的行医经验,多为不同疾病的病人看病之后,才能独立行医。

这项规定,表面上看来就是要医科毕业生从普通医生做起,并鼓励更多医生从事家庭医学等普通内科,以应付社会上的普遍需求,而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专于某些器官疾病的专科医生。

基层医疗(primary care)是任何社会最基本医药需求,尤其是像新加坡这样老龄化的社会,年长者平时看病的次数更加频繁。新加坡24小时的普通诊所越来越多,便是因应人们的需求,并减轻公立医院紧急部门的压力。

医药理事会在通告中解释新条例时说:“这是为确保医生在临床上可独立行医,也是为了病患的安全,因为在有人监督的情况下从事基础医学,可以让他们接触到不同病人广泛的病情。这些医生的临床表现受到监督和评估,能让医药理事会了解他们是否能独当一面,以从事基层医疗的服务。”

这项针对海外医科毕业生的规定,让他们跟本地毕业的医科生一样,在正式独立行医之前经过一年的实习阶段,这项要求合情合理。新规定显然也在于确保外地医学毕业生的专业水准达到新加坡的要求,同时也让外籍医生有时间适应新加坡的国情和医药条例,加强他们与本地病人沟通的语言能力。

过去,医生长期或是一辈子都当家庭医生的情形很普遍,但年轻一代的医科毕业生,行医两三年便往专科医生领域发展已蔚为风气。

医生趁年轻时进一步提升成为专科医生无可厚非,但若只为更高地位更高收入,可能导致整体医疗服务领域的供求失去平衡;一方面,专科医生比比皆是,另一方面普通医疗人员需求紧张,就不是一个健康的现象。

根据本地医科毕业生的反映,过去两年,要进入热门专科已经越来越难。这显示,政府已注意到医疗人员的供应失衡问题。

本地大学医科收生门槛很高,这是多年来的问题,医科学位虽然逐年有所增加,优秀生不得其门而入而往外地大学学医的例子还是不少。当然也有年轻人因家里条件不足,无法出国,而必须放弃从医愿望,因此多年以来,要求增加本地医科学额的呼声从未间断。

卫生部长颜金勇上个月书面回复国会议员钟丽慧(淡滨尼集选区)有关本地医生人手的问题时透露,卫生部已逐步增加本地医学院的收生人数,从2012年的354人增加至2018年的500人,增幅约40%;另外过去三年,每年有约200名留学海外的新加坡籍医科生回国服务。

这些数据让我们看到一些可喜的信息,但尽管本地医学院增加收生,仍无法完全满足我国学生的需求,海外留学的医科毕业生还是我们继续努力争取的对象。

留学海外医科的新加坡毕业生在求学地获得就业的机会高,他们不回来服务就是我国的人才损失。因此,一年基础临床医学的新规定,也不应成为新加坡留学生回国服务的障碍。我国吸引外来医生,以满足新加坡医疗服务的需求时,重点还是应该放在新加坡公民身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