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学费不应成为社会流动性障碍

社论 2018年12月29日

教育部前天宣布,从明年4月起,自主学校中低收入家庭学生的助学金将调高。凭特殊才艺通过直接收生计划被录取,或成绩优秀的自主学校低收入家庭学生,还可申请一项新的奖学金,以应付辅助课程、课外活动等额外费用。

教育部刚在4月调高自主学校助学金计划的家庭收入顶限,让更多中低收入家庭的学生获得援助。目前,家庭总月入不超过9000元,或人均月入不超过2250元的学生,能获得介于33%至100%的学费津贴与其他援助。

新措施将进一步减低中低收入家庭学生的学费负担,也能使更多人从中受益。毫无疑问,这将大大消除中下收入家庭优秀生进入自主学校的学费障碍。这是政府因应自主学校近年来出现不健康现象的对策之一。

这一引起普遍关注的现象是,在包括自主学校在内的热门学府中,来自较高收入家庭的学生比率越来越高。这是社会新趋势在学校的反映。收入较高的家长能在孩子身上投入更多资源,给予孩子社会资本,让他们升上热门学校,导致这些学府的包容性和学生人口多元性降低。教育部长王乙康强调,我们必须扭转这个趋势。

确实,如果政府不及时和有效干预,任由这个趋势发展下去,那么,原本作为融合不同社会阶层和家庭背景学生的学校,也将出现分化现象,并可能逐渐固化,成为社会流动性的一大障碍。自主学校日益高昂的学费,势必成为许多来自较穷苦家庭的学生的绊脚石。热门学校甚至可能演变成资源条件和精神上的贵族学校,激化社会的分化。

自主学校始于1988年。政府当初的设想,是要让一些学校享有更大的自主性,从而发挥创意,提供更多样性的教育选择,并培养出更有创意和批判思维能力的学生,以应付未来竞争更为激烈和急速变化的经济。这可视为经过三十年前政府对教育制度进行的一种自由化改革。

但过去三十年来的社会变迁和自主学校的发展显然都已出现了一些弊端。在社会趋势方面,和数十年前的社会情况不同的是,原本占大多数的中下阶层已发生分化,不少家庭成功脱贫并晋升到较高的社会阶层,也占据了更多的社会资源,在子女教育上形成一定的优势。但这也衍生了社会的不平等。

而在自主学校的发展方面,一个可能当初始料不及的现象,是学费越来越高昂,而且涨幅惊人。

《联合早报》今年1月时曾报道,本地12所自主学校的每月学费为至少250元。一些提供国际文凭高中课程的学校如英华中学(自主)和圣若瑟书院,每月学费可达450元;新加坡体育学校的IBDP单元课程学费则高达675元。这还不包括至少20元的杂费,以及其他辅助课程、课外活动等费用。相比之下,政府学校的每月学费为5元,杂费最多20元;自治学校的每月学费则介于3元至18元,外加最多10元的附加杂费。

学费绝不应成为社会流动性的障碍,教育部的新措施,肯定有助于缓解或消除较贫困学生的经济压力,这也是政府比较容易办到的事。但这也只是社会不平等现象的一个面向而已。

不同家庭背景的学生进到同一所学校,还须面对更加困难的融合问题。对各热门学校校长而言,这也许是更大的挑战。

自主学校发展已有三十年历史,它们在学校制度中占有特殊的地位,对培养优秀人才也有特殊的贡献。

但这个制度的总体发展得失,似乎还有待全面和深入的检视,随着社会不平等课题的出现,现在也许是个适当的讨论时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