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持之以恒迈向无烟国

社论 

从今年1月1日开始,乌节路公共场所正式划定为禁烟区。与此同时,合法购买香烟和吸烟的最低年龄,也从18岁调高至19岁,并在明后年分别再调高至20岁及21岁。这是新加坡在迈向无烟国的目标,跨出一大步。

所谓禁烟区,并非完全不能抽烟,只不过是不能随地喷云吐雾。在乌节路,烟客还是可以在40多个特定吸烟区抽烟。虽然新加坡在控烟方面取得不错的进展,但成人吸烟率还是高达12%。此外,乌节路也是游客区,来自一些国家的烟客可能是无烟不欢。因此,开辟特定吸烟区可说是基于现实的考量。我们希望,假以时日,乌节路可以成为真正的无烟区,而特定吸烟区成为乌节路的历史古迹。不过,这可能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才可能实现。

相对上,提高烟客的最低年龄,能更快更有效地减少吸烟率。研究显示,新加坡有95%的烟客是在21岁前抽上第一口烟,而45%的烟客是在18岁至21岁染上烟瘾而长期抽烟。另一方面,根据国防部的统计资料,2016年完成全职国民服役的军人中,吸烟者约占14%。因此,提高烟客的最低年龄,将涵盖大部分的国民服役人员,这有助于降低年轻一代的烟客人数。

新加坡在控烟方面,不遗余力。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政府已禁止人们在公共场所吸烟,也不准烟草公司打广告与促销。在1986年,卫生部推出了全国禁烟计划,致力打造一个没有烟客的国家。在1996年,卫生部还成立了全国禁烟协调委员会,通过劝导的方式,争取民众对控烟计划的支持。在2017年,国会修订烟草法令,进一步收紧烟草产品的管制与销售。此外,政府也将禁烟区扩大至蓄水池、公园以及大专学府与私立学校。另一方面,零售商店也不准在显眼的地方摆卖烟草产品。

除了制订法令,政府也通过宣导以及提高烟草税,软硬兼施,鼓励人们远离烟草或戒烟。尽管如此,成人吸烟率在2014年下跌至13%后,便似乎已经达到谷底,无法再往下跌。政府在2012年订下目标,要在2020年将吸烟率降低至10%。不过,实际的吸烟率徘徊在12%至14%之间。在2014年,政府将目标调高至12%,以切合实际的情况。

这并不意味着新加坡放弃了无烟国的目标。卫生部高级政务次长安宁·阿敏表示,当烟草的使用量达到“相当低的水平”后,新加坡不排除全面禁烟。去年5月底,他在“全球无烟日”的活动上也指出,政府的目标还是将2020年的吸烟率降低至10%。

抽烟危害烟客以及非烟客的健康,大部分人已经耳熟能详。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香烟的烟雾含有7000多种化学物,其中至少400种对人体有害,而非烟客所吸入的二手烟中,也有至少60种致癌的化学物。此外,较不为人知的是“三手烟”对健康的危害,尤其是抵抗力较弱的儿童。三手烟是吸烟后残留在衣服、墙壁、家具、地毯、靠垫,甚至头发和皮肤等的烟草残余化学物。这些凝结在物件表面的尼古丁有毒物质,可残留几个星期,烟客即使吸烟时开风扇和开窗,都无法消除三手烟的祸害。

从这个角度而言,开辟特定吸烟区禁烟,并不能根除烟害,它只是面对烟客人数的现实而做出的权衡之计。我们有必要在教育与宣导、烟草产品的管制与销售,以及提高烟草税三方面,加大力度,以进一步降低吸烟率,最终达致无烟国的目标。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与教育的普及,大多数的国人对抽烟的危害,已经基本上达致共识。这为新加坡的控烟工作,创造有利的社会氛围。然而,烟草公司维护既得利益的行销手法、年轻人爱酷的特性以及弱势群体借烟解压,意味着控烟的努力不能松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禁烟 吸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