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推进欧洲一体化欧元步履维艰

社论

2019年1月1日是欧洲统一货币欧元(euro)诞生20年周年,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去年12月31日发布的声明中说,欧元已经成为团结、主权和稳定的象征;而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则说,欧元诞生“是欧洲历史上一个关键时刻”。然而,欧洲领导人近期要推动欧盟谋求更大战略自主,包括借助欧元推进欧洲一体化,却是一场逆水行舟的战役。

欧元曾被称为“早产儿”,面世后一路风风雨雨,2008年遭遇全球金融危机冲击,2009年底部分欧盟国家发生主权债务危机,导致欧元陷入最严峻局面,一度面对解体危机,欧盟最后不得不出手相救希腊、爱尔兰、葡萄牙、意大利和西班牙,让这些困境中的国家走出了危机。

欧元在欧债危机中所扮演的角色,就是为融资困难的成员国提供救助金。但解救成员国的银行不良贷款和国家债务,却未能从政治上解决问题,欧元对内挣扎寻求“欧洲认同”,对外仍须继续抗衡美元。

欧债危机暴露出欧元的结构性缺陷,欧盟虽然实现了统一货币和统一市场,却没有共同的预算机制,既不能在发生危机时共同应对债务、分担风险,也不能共同制定投资政策。欧元成长之路注定不会是坦途,却已不容后退,因为往后退,代价太大。

过去两年来,欧盟国家都意识到必须对欧元做出改革,去年9月,容克呼吁应提升欧元的国际地位;8月,法国总统马克龙提议建设“一个主权欧洲”,维护自身利益;12月,欧盟发布一项旨在提升欧元国际地位的行动倡议,并建议在国际能源合约和交易中更多使用欧元。然而欧元要怎样改革,如何赋予欧元区银行业联盟更多的金融实力,却一再因内部分歧而受阻。

经过18个月马拉松式的谈判之后,欧元区各国财长去年12月初在长达19小时的通宵会议后,最终达成了一揽子改革妥协方案,同意加强欧洲银行业联盟与“欧洲稳定机制”(ESM)方面的合作,以期减少未来金融危机对欧盟国家的影响,不过财长推迟对欧元区统一预算和存款担保机制(EDIS)做出决定,因财政政策制定权依然掌握在各成员国政府手里。实际上,欧盟在2012年就着手建立欧洲银行业联盟,直到在2016年1月初才决定成立,但看来这个要以超国家层面的金融政策来化解风险的做法,难以彻底结束银行危机与主权债务危机之间的恶性循环。

欧元区改革进程非常艰难,虽已迈出至关重要的第一步,欧元要真正成为有信誉的国际货币,取决于欧洲能否进一步融合。即使最后原则上同意建立一个欧元区统一预算,有关预算资金来源、预算规模等细节还有待磋商。

摆在欧元前路的困难不少,包括美欧关系变局,举足轻重成员德国和法国领导人,都因国内政治而影响力削弱,难以带头推动更大改革,英国脱欧协议至今仍悬而未决,都是阻碍欧洲一体化发展的不确定因素。

自1999年1月1日诞生后,欧元已经深入19个欧元区国家,覆盖3.4亿人口的日常生活,促进了成员国之间的贸易交流。根据欧洲中央银行2018年11月的一份调查,74%的欧元区国家民众认为统一货币有利于欧盟的发展,64%的人认为自己所在的国家受益于统一货币。但有了统一货币,欧元区国家无法摆脱经济实力、产业结构不均衡,内部贫富分化等因素的制约,欧元在推进欧洲一体化的角色中艰难跋涉。

过去20年,欧元没有在欧债危机中垮掉,未来若缺乏同舟共济,共赴时艰的共识,长远改革计划难以落实或推进缓慢,目前欧洲民族主义势力抬头,欧盟境内的欧洲怀疑论甚嚣尘上,这种内部两极分化,加上难民危机、反全球化浪潮,欧洲人现在必须国家利益和欧洲共同利益之间找到平衡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欧元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