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回头是岸为新马人民造福

新加坡海军部队巡海护卫舰正义号(RSS Justice,右)密切留意停泊在新加坡港界范围内的马来西亚海事部船只Pedoman号(左)。(新加坡警察部队)

字体大小:

社论 

马来西亚政府去年10月25日单方面扩大新山港口海域,并从上个月3日开始,屡次派遣船只侵入新加坡水域。与此同时,马国政府以反对实里达机场装置仪表降陆系统为由,要收回西马南部的航空交通管理权。新马关系由于领海以及航空管理问题,再起波澜。

尽管马国表示有意通过协商解决纠纷,但是马国政府船只继续停留在新加坡海域,大有宣示主权之意。尤有甚者,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最近登上非法停留在新加坡水域的马国浮标船,并在他的面簿上发布一系列巡视浮标船的照片,公然挑战新加坡的主权。另一方面,马国也将巴西古当上空列为永久飞行管制区,以当“军事用途”。

我国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前天在国会上表示,马国上述举动破坏了两国多年来所维持的现状。他警告:“任何国家在同新加坡交涉时,都不应假设它们对我国采取的任何冒险行为都是没有成本的。这些行动都是有后果的。”虽然他对新马关系还持乐观的态度,但他也指出,新马现有的纠纷可能无法快速或顺利解决。

新马两国一水之隔,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由于历史的缘故,两国人民在彼国都有不少亲朋戚友。每天从新柔长堤以及第二通道通关的人数平均多达40万人次,而在学校假期期间,更高达43万人次,两国的紧密关系,可见一斑。此外,在经贸方面,两国都是对方的主要贸易伙伴以及投资国。两国在各个领域,都有很大的合作和发展空间。不幸的是,马国在领海、航空管理权以及水供问题上试图单方面改变现状的做法,破坏了两国的友好关系。如果双边关系继续恶化,甚至发展到敌对和冲突的地步,后果将是严重的,也势必影响两国人民的长远福祉。

马哈迪医生所领导的希望联盟政府,背负了前任政府遗留下来的巨大债务。新政府上台后,腰斩多个大型发展项目以减轻债务,但这也动摇了投资者的信心。资金外流以及生活费居高不下,是马国目前面对的主要挑战。因此,重拾投资者的信心,对马国的经济发展与政治稳定,至关重要。在这个时候,以邻为壑的作风,不仅伤及邻国,更损害自身的利益。

马国交通部反对启用仪表降陆系统,受影响最大的是马来西亚的飞萤航空。这家航空公司是应马来西亚民航局的指示,要求实里达机场装置仪表降陆系统。但是,由于航空交通管理权的问题,飞萤航空无法获得马来西亚民航局的批准,将机队从樟宜机场移到实里达机场。去年12月1日,飞萤航空中止了新马的航线服务。它估计,停飞导致公司每个月损失多达2000万令吉或660万新元。

此外,柔佛州务大臣在新加坡水域的挑衅行为,迫使新加坡展延依斯干达特区部长级联合委员会第14次会议。依斯干达特区是新加坡与柔佛州的标志性合作项目,目前急需新的推动力。然而,部长级联合委员会会议展延,将加剧依斯干达特区招商引资的难度,并影响柔佛州务大臣的政绩。

尽管如此,新加坡仍希望同马国合作,维护好双边关系和推展密切的双边合作,以达到双赢的结果。两国将就海域以及航空管理权问题,进行协商。值得庆幸的是,马国外交部长赛富丁以及经济部长阿兹敏最近先后到访新加坡,确保沟通渠道的畅通。他们也表达了对新马关系重回正轨的期待。

新马两国上周二达成协议,新加坡不在实里达机场启用仪表降陆系统,而马国也不将巴西古当上空列为管制区。这个临时性措施从本月9日开始,为期一个月,以为两国交通部长会谈营造良好的氛围。在协商期间,回到现状的做法,有助于为两国的紧张关系降温。同样的,停留在新加坡海域的马国政府船只,应该尽早撤离,回头是岸。马国船只在新加坡水域的存在,并不会加强马国的法律声索理据,而且可能擦枪走火酿成意外事件,导致纠纷出现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新马关系必须建立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才能拓展合作空间,并避免误判。维持好关系,也肯定是两国人民所深刻期盼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