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委内瑞拉危机的教训

社论 2019年1月28日

随着美国、俄罗斯、中国等相继就委内瑞拉政治危机采取对立立场,这个曾经是南美洲最富裕而今却债台高筑、民不聊生的国家的困境正进一步加剧。由于治理不善,委国的通货膨胀今年可能激增到2300万%的荒谬程度;有报道称,至今已经有300万委国饥民逃到周边国家。

经济破产所导致的社会民心不稳,引爆了这场国际瞩目的政治危机。大国的介入,很可能重蹈2010年中东地区阿拉伯之春的覆辙。委国政治的失败除了因为人谋不臧,也反映了社会主义体制本质的缺陷。

在数以万计的委国民众上街抗议,反对总统马杜罗的第二个六年任期,以及本月21日的小型兵变遭镇压后,35岁的新任国会议长瓜伊多隐然成为反对派的替代领袖。

尽管亲政府的委国最高法院宣布国会不合法,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已经承认自称是临时总统的瓜伊多的合法性。华盛顿甚至软硬兼施,一方面恫言可能出兵干预,推翻马杜罗政权,另一方面则表示愿意安排马杜罗下台后的政治庇护。由于委国军方至今还在支持马杜罗,政治危机能否和平收场仍然充满变数。

跟前几次的民众示威不同,这次连吃不饱的底层民众也加入中产阶级上街的队伍,抗议政府无能。除了极少数国家,包括美洲国家组织在内的众多政府均拒绝承认马杜罗的合法性。委国去年举行的总统大选,被认为极不公正,不时传出反对派遭政府逮捕和酷刑的消息;民众的抗议示威也被暴力镇压。

虽然美国的经济制裁以及国际原油价格下跌,都让已经破产的委国经济雪上加霜,这次政治危机的始作俑者还是贪污腐败的马杜罗政府。在民心流失之际,马杜罗眼下只能靠赤裸裸的军警暴力维系政权。

委国的政治困境非一日之寒,马杜罗的前任查韦斯在1998年以高福利政纲当选总统。他执政后实行了众多民粹主义政策,包括为底层民众提供免费医疗和大量补贴食物、教育和住房,以及将石油产业国有化并实施消费品的价格管控。

2000年开始的国际油价上涨支撑了查韦斯的民粹主义政策,但是在10年间,这个石油储藏量高于沙特阿拉伯的国家却开始面对失控通胀、国债高筑、食物和药品等必需品不足等问题,以至于查韦斯宣布国家面对“经济战争”。

查韦斯的政策固然照顾穷人,但政策所产生的大量寻租空间却也养肥了亲信和权力阶层。为了巩固政权,他进一步削弱委国民主体制对政府的制约,包括司法和媒体的独立性,同时不遗余力打击政治反对派。

当58岁的查韦斯在2013年于任上病逝后,马杜罗仅以不到24万票的1.5%微差赢得总统选举。他不但继续查韦斯的民粹主义政策,还变本加厉实行独裁统治。委国经济当时已经病入膏肓,民众大量出逃寻求生路,国内的饥饿和暴力问题日益严重,连本来从民粹政策受惠的底层民众也开始反抗。

因此,当年被高福利蛊惑而投票选举查韦斯执政的委国民众,必须为自己的政治选择负责。毕竟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各种国有化的社会主义政策虽然让政府有钱提供福利,但遏制市场功能最终所带来的低效率,加上完全依靠石油财政的短视做法,以及政府高度介入经济活动为权力者贪污腐败所带来的方便,都把委国经济推入破产的深渊。

外国政府尽管有义务对委国的人道危机表达关切,可是缺乏联合国授权的军事介入,却是违反国际法的行为。西方势力当年自以为是地催生阿拉伯之春,最后是结出一连串失败的中东国家和大量难民涌入欧洲的苦果,前车可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