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后冷战格局又一梁柱倒下

美国宣布退出《中导条约》,象征着逐渐动摇的后冷战格局进一步瓦解。美国一霸独大的后冷战格局,在华盛顿借口打击恐怖主义,贸然出兵推翻伊拉克萨达姆政权,以及入侵阿富汗,加上华尔街金融资本贪得无厌,导致了祸延至今的全球经济危机后,伴随着中国的全面崛起以及俄罗斯的战略扩张,已经难以为继。特朗普总统的“美国优先”策略,要颠覆既有地缘政治格局,正是回应美国霸权地位急速流失的挑战。可以预见,全球将因此进入包括军备竞赛加剧在内的更不稳定时期。

《中导条约》废止的命运,在特朗普2016年赢得美国总统选举后几乎已经确定。他在竞选期间已经公开反对该条约,近日对俄罗斯违反条约规定的一切指控,仅是为自己单方面退出条约做铺垫。虽然莫斯科几度尝试同美国谈判,避免出现新一轮的军备竞赛,可是特朗普去意已决,《中导条约》因而注定走入历史。美苏当年签署条约,就是为了避免军备竞赛,尤其是能运载核弹头的中程弹道的大量部署,引发低端军事冲击升级失控为全面核战争的风险。

在冷战时期签署的《中导条约》寿终正寝,意味着在后冷战时代签署的相关军控条约可能同样无法幸免。美俄为继续控制洲际弹道导弹等毁灭性战略核武器,而在2009年签署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 Treaty),将于2021年期满。无论届时特朗普是否连任总统成功,群雄并起的后冷战时代,似乎让这些基于两强相互制约的条约,再无存在的正当性。回顾历史,冷战的紧张氛围,一度让人类濒临相互毁灭的深渊,各类限制核武器发展的条约,也就是为了避免悲剧而出现。在后冷战时代逐渐结束之际,人类似乎又回到了当年荒谬的处境当中。

特朗普一心要废除这些双边军控条约,呼应的是新时期所出现的新挑战。中国的全面崛起,特别是在军备科技方面的发展一日千里,迫使美国必须有所回应。既有的各类军控条约,并没有对中国有所限制,所以也不反映新的现实。美国单方面退出条约,背后显然有附和逻辑的更大战略考量。因为没有了条约的束缚,美国将得以放手在亚太地区部署新武器,制约中国崛起的威胁,并借此最终迫使中国加入新的军控框架。但是,作为美国在亚太关键盟友的日本和韩国,是否能不顾中国反对,配合美国的新举措,仍然存在相当的变数。

当然,这并不是说现有的军控条约就应当用这种方式废止。特朗普贸然退出《中导条约》,势必动摇欧洲的北约盟国的安全信心,因为条约所保护的主要对象,正是处于俄罗斯中程弹道射程范围内的欧洲国家。《中导条约》废止后,俄罗斯将能正式部署更多可以精确打击的流动式核导弹。除了担忧俄国直接威胁的波兰等东欧国家,传统的西欧北约盟国民意,都不会允许美国在其境内部署新武器来平衡俄国。作为冷战格局梁柱之一的北约,因此也不易继续既有的形式。特朗普虽然顺应时局做出改变,可是手法之粗糙,结果可能适得其反,伤害美国国家利益。

中长期而言,人工智能的突飞猛进,极大提高了尖端武器的自动化潜在风险。对比冷战时期的一对一博弈,后冷战时代结束后的群雄并起,导致必须计算在内的各类威胁变数增加,对于人工智能的依赖或许将更大。如果各国缺乏基本互信来催生新的军控机制,把杀伤力越来越大的武器,交托给越来越难懂的人工智能,不啻是把人类的生存不负责任地拱手让出。传统的博弈原则,未必能跟上新时代的变化,人类恐怕得在用军备竞赛迫使军控条约签署的旧模式之外,寻找新的降低风险的方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