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2019年财政预算案

社论:立国一代配套肯定一代人的付出

王瑞杰周一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声明中,宣布立国一代配套细节。(档案照)

字体大小:

2019年2月20日

财政部长王瑞杰周一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声明中,宣布立国一代配套(Merdeka Generation Package,简称MGP)细节。近50万个在1950年至1959年出生,并在1996年之前获得公民权的国人,将从五大方面受惠,包括未来五年每年有200元保健储蓄填补,终身获得健保保费额外津贴,终身获得额外门诊护理津贴,以及可多得1500元奖励金,鼓励他们加入终身护保计划,所持有的百盛乐龄卡将获得100元填补。

这也是政府在2014年推出80亿元建国一代配套之后,再次针对较年长国人所提供的援助配套。立国一代配套拨款达61亿元,今年介于60岁至69岁的国人,并将在今年4月之前获得通知,从6月起拿到立国一代卡。

立国一代是在英国殖民地、自治邦时期出生,在国家独立后成长。他们经历国家草创初期的艰难岁月,见证我国发展工业化、大兴土木兴建公共住房、教育政策大变革等阶段。由于当年社会普遍贫困,他们当中有许多年级轻轻未完成学业,就得到工厂打工帮补家用或供弟妹读书,特别是一些女性,这一群体不单对家庭和国家有所贡献,个人也做了牺牲。

立国一代在上个世纪70年代摸索人生道路时,他们成长、受教育阶段,以及投入社会工作后的人生际遇,等同和国家一起长大,期间见证领导人为国家的生存而奋斗,并为自己的生活温饱或事业努力工作,对年轻的新加坡培养出特别的感情,推出立国一代配套是对他们的一种肯定。

李显龙总理去年8月19日在国庆群众大会上宣布推出立国一代配套时指出,多数的立国一代如今已60多岁,很可能已不是劳动队伍的一部分,抑或即将退休。他们的担忧与建国一代相似,在看到自己的公积金和保健储蓄存款时,会担心年迈时能否应付医药费。李总理说:“我想,我们应该为他们做点事。”这正是政府制定立国一代配套的初衷。

建国一代配套让约45万国人受惠,由于建国一代生活比较艰难,因而获得较多的照顾。立国一代配套的拨款虽不比建国一代配套多,但在一定程度上仍可减轻这代人的担忧。两种配套均体现政府肯定和感谢他们对国家的贡献和付出。

立国一代配套除了帮助50年代出生者减轻晚年生活的负担,同时要协助他们过着活跃和健康的生活。为立国一代的百盛乐龄卡填补100元,就是要鼓励他们参加民众俱乐部的活动,或到公共游泳池等设施保持身心活跃。这种不直接给钱,鼓励年长者多活动的方式,还需要公众教育来引导才能见到成效。

五年多前,当建国一代配套详情宣布后,50年代出生的国人也希望能得到类似的医疗援助配套,尤其是在1949年或之前出生,但错过建国一代配套的国人。现在立国一代配套详情公布了,在1996年以前成为新加坡公民,也有资格领取立国一代配套,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从建国一代配套到立国一代配套,它所展现的是我国政府以独特创意的途径,推行针对特定年龄群体的社会援助计划。由于计划的涵盖是只看年龄,不分贫富,在医药方面的津贴也是终身到老的,并且考虑到立国一代正当婴儿潮,人数不仅比建国一代多,平均也活得更久,因此所动用的资金必定是庞大的。

国家如果持续取得成功,这样的大手笔当然可以让每一代人都为之激奋,但这只能是心中美好的愿望,不能视为理所当然,更不应养成特权心态——认为时间到了,政府就必须为每一代人推出类似的配套,减轻大家的医药和其他负担。毕竟,国人为本身的财务和健康状况承担责任,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

真正最需要政府出手,集中资源帮助的,应该是社会底层最不幸的一群人,更何况,独立后出生的国人,物质条件普遍上比父母辈们来得好,人生的机会也更多,如果整天想着要政府不分贫富,雨露均沾地大洒钱,这不实际也不可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