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杜绝毒品不可松懈

社论 2019年2月27日

新加坡对贩毒分子及嗜毒者施行的严刑峻法,可说是举世闻名。在《滥用毒品法令》下,凡是拥有超过15克海洛英者,都面对死刑的刑罚。严刑峻法发挥了一定的威慑作用。

在1996年,被捕的嗜毒者有约6000人,在2017年这个数目下跌至3091人。不幸的,去年它却又回升至3438人。

中央肃毒局表示,去年被捕的嗜毒者中,有四成是新嗜毒者,而在这些嗜毒者当中,多达64%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

毒品对个人、家庭以及社会的危害不言而喻,嗜毒者人数增加,尤其是年轻的一代,意味着杜绝毒品的努力,不可松懈。

我国的反毒策略向来是遏制供应和减少需求并重。然而,在新的形势下,这双管齐下的策略都面对严峻的挑战。

从供应面而言,东南亚是全球最大的冰毒市场,也是第二大的海洛英和鸦片市场。此外,新化合致幻药的市场也迅速扩大。

根据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发布的报告,去年本区域的冰毒生产及走私的数量创下历史新高,而在缅甸生产的新化合致幻药也达到“惊人的程度”。

由于这些毒品生产地靠近新加坡,因此我国成为跨境贩毒集团的目标之一。毒品货源充足,加上新型的所谓“软性”毒品的涌现,使嗜毒问题恶化。

从需求面而言,年轻一代对毒品的态度越来越开放,将一些“软性”毒品视为犹如吸烟一样的“休闲品”。与过去不同,今天的嗜毒者选择的毒品更多样化,而他们之中,有不少是拥有高学历的专业人士以及较富裕的一群。

一些西方国家鼓吹大麻合法化,让追求时髦的年轻一代,对毒品跃跃欲试。此外,网上交易的普及化,也提高了毒品的需求。

尽管如此,遏制供应和减少需求的双管齐下策略,还是杜绝毒品工作的不二法门。

执法机关包括肃毒局、关卡以及警方的通力合作,严打贩毒集团,将有助于阻止毒品的泛滥。

贩毒是一门利润很高的生意,因此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意味着执法机关必须时刻保持警惕,并持续展开肃毒行动,以防止毒品入境。此外,通过严刑峻法提高贩毒集团的成本,让跨境的贩毒团伙知难而退,也有助于遏制毒品的供应。

社交媒体以及网上交易普及化,使贩毒集团能更轻易地将毒品卖给嗜毒者,也使执法工作更为困难。因此,执法机关的跨境合作包括情报的交换,至关重要。

中央肃毒局表示,去年它与境外机关展开了19次联合扫荡行动。在本区域,大多数的国家与民众对毒品的危害同仇敌忾,这为执法机关跨境合作提供有利的条件。

然而,要降低毒品的需求,最终还是有赖于社区、家庭以及个人的通力合作。最近修订的《滥用毒品法令》加大力度保护未成年人,避免他们因为成人的嗜毒问题而受害。

在修正法令下,让未满16岁的人接触毒品及吸毒用具者,将面对坐牢的刑罚。此外,未满21岁的嗜毒者落网,他们的家长或监护人,就必须参加辅导。

另一方面,蓄意介绍毒贩给他人认识也属犯法行为。我们希望这些新的措施,能够减少青少年接触到毒品,走上歧路的机会。

此外,协助嗜毒者戒毒并重新融入社会,也是杜绝毒品工作的重要一环。不少戒毒者由于有嗜毒的记录而无法找到工作,最后又陷入嗜毒的深渊而无法自拔。

修订的《滥用毒品法令》让有意戒毒而向中央肃毒局自首的嗜毒者,获得较短的改造期,并给予他们两次自首的机会。

过去,滥用毒品而遭逮捕三次或以上的嗜毒者都必须坐牢及打鞭,而在修订后的法令下,只要这些纯粹嗜毒者不同时犯下其他罪行,他们将被送入毒品改造所。

在国会辩论修正法案时,有议员担心这些改变可能发出错误的信号,让人们误以为新加坡在毒品零容忍政策上有所松动。

不过,在年轻一代对毒品的态度越来越开放之际,这些改变是配合现实的需要。

年轻一代将毒品视为休闲品,而嗜毒者人数去年回升,是一个令人担忧的趋势。我们必须正视这个问题,并将毒品零容忍的理念内化到国人心中,与毒品的战争,堪称任重道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